【軍事博評】張競:談談南海島礁防禦構想 

2020-12-13 14:34:20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編按:今年五月美國瀕海戰鬥艦USS Montgomery (LCS-8)正駛向馬來西亞政府聘請的一條油氣鑽探船,該船在南海九段線邊綠進行勘探工作,遠處另一個船影為在附近監視中的中國海軍艦隻。(圖片來源:美國海軍)

中國大陸由中國造船工程學會所創辦發行之著名軍事期刊「艦船知識」,本月刊出專稿評論中國大陸在南海投資建設島礁,並設置軍事設施,但卻引發周邊各國產生疑慮,質疑此等軍事設施可供解放軍部署戰機與導彈,威脅南海航行船隻。

此種論調顯然是與西方攻訐大陸經略南海,並且在本身國土上進行正當軍事部署,卻被指稱將南海軍事化亂扣帽子論調相互唱和。西方智庫與媒體採取雙重標準來論斷南海情勢,對境外強權積極派遣艦船在南海實施軍事演習,擺出恫嚇姿態,將其詭辯稱為維護航行自由,而南海周邊各國若不加以應和,或是應對強權加強防務有所作為,就認為有可能威脅南海航行活動。

編按:以島嶼為基點進行海域控制與監視,是遠在海權論出台之前就成立的方法。以日俄戰爭為例,日本就是以渤海口的長山列島為前進基地及基點,封鎖俄國海軍在旅順周邊海域的活動,包括黃海海戰(1904)在內的幾次大海戰,日本都是以這裏為艦隊整備與休息的錨地。然而到現在,由於海軍作戰距離及應變能力都大幅強化,這種以島嶼為基點的海域封鎖已經沒有必要,遠程封鎖已經足夠。圖為黃海海戰中日本海軍主力艦隊開火照。(照片來源:Maritime Logistic Professional)

艦船知識不去思考此等差別待遇,反而完全臣服於西方論調,真是讓人無法理解,到底中國造船工程學會是站在那個角度來論斷此事。首先必須嚴肅指出,南海並不存在任何妨礙航行自由問題,從國際商業海運保險針對南海航行活動,基礎費率穩定持平,就可以證明南海航行自由完全沒有風險。所有西方所鼓吹論調,根本上就是捕風捉影刻意造謠,以便製造其干預南海從中攪局口實。

其次就是島礁軍事建設與影響航行自由毫無關係,甚至若要在南海實施軍事封鎖行動,或是實際襲擊艦船阻斷航運,根本就不必控制或是佔領任何島礁。在南海相關戰史中,扼殺船運活動之軍事作戰,都是由美軍所為,其中包括二次大戰末期美軍潛艦攻擊自東南亞運送戰略物資至日本本土貨輪,並造成其嚴重損傷之潛艦封鎖作戰,以及越戰期間在1972年5月9日,由美國海軍第77號特遣部隊,以「零花錢」(Operation Pocket Money)為代名,針對北越海防港船運進出之水雷封鎖作戰行動。

編按:1981年的蘇碧灣海軍基地與小鷹號航母。自越戰至冷戰結束,菲律賓的蘇碧灣海軍基地一直是第七艦隊第二個常駐基地,除沒有供航母修理的大型船塢,同時亦是監視南海及越南的最前線基地,故越戰時若要進駐西沙或南沙地區,根本沒有必要。照片來自美國海軍資料庫(攝於1981年)。

在此必須嚴肅提醒,美軍在執行前述兩項作戰行動時,根本就沒有佔領任何南海島礁,所有任務執行都是仰賴優勢海空兵力或是具有戰術優勢之水下潛艦兵力;所以控制佔領與經略南海島礁,確實是與影響航行自由毫無必然之因果關係。

再回頭來看,1974年1月18至20日西沙海戰,以及1988年3月14日赤瓜礁海戰,再加上後續各方搶佔島礁之軍事行動,就算針對島礁發生實際軍事衝突,對於南海航運是否產生任何影響?國際商業海運保險費率是否仍然不動如山?再度證明島礁軍事建設與南海商業航運活動並無直接關係,艦船知識附和西方論調,完全不去理解戰史事實,實在讓人感到極度遺憾。

編按:Marine Vessels Traffic提供的航運量圖片可以看到,無論南沙、中沙還是西沙,都是商船盡量避開的地方。(圖片來源:連結)

為何會有如此現象?在此必須提醒,南海島礁周邊本來就是海域地形條件險惡,周邊航道充滿各種經常變動並且妨礙航行之地形地物,在南海諸島間之中央水道、華陽水道與南華水道都必須經常實施測繪,才能勉強提供足夠適航資訊,以利維護航運活動,中國大陸解放軍以及菲律賓海軍軍艦都曾經在半月礁擱淺,通過南海之國際海運主要航道,根本對凶險海域是敬而遠之,與此等島礁所在位置都存有相當距離。艦船知識作者在撰稿評論前,實在應當查閱海圖,並且對比航運活動態勢與航跡紀錄資料,就不會沒頭沒腦呼應西方謬論而不自覺。

至於艦船知識專稿中所提南海各島在軍事防禦上存在4個弱點:距離大陸較遠、面積較小、簡易機場的容量有限,以及可能受到攻擊的多條航線。其實這是完全誤解島礁防禦最基本原則所致,此因島嶼防禦必須仰賴掌握海空兵力優勢支持,而海空優勢與兵力活動則是要倚托於島嶼所能提供基地後勤補給保養作業。兩者必須互相支持,至於來自本土之後續支援與援救,甚至在島礁受到敵方攻佔後進行報復作戰,都是加強島礁本身防禦嚇阻實力。

正在內陸某處試射的東風26B型反艦彈道導彈。若要攻擊南海島嶼,美軍的登陸艦隊需要在三個小島同時發動登陸進攻,但這亦代表兩棲遠征軍的兩棲艦艇要在這區聚集並實施機降及水上登陸作業,密集而航速慢、且原本就沒有速度優勢的大型船團,不正正就變成反艦彈道導彈良好的目標嗎?(照片來自微博著名軍事博主@企鵝號 科羅廖夫)

假若南海島礁距離大陸較遠,不妨去比較能夠進襲中國大陸南海各島潛在敵手,其所能獲得支援之本土基地是否更遠?所以兩相比較之後,其實若是要在南海持久作戰與對決,恐怕境外強權進行軍事干預,持續戰力能夠撐得住之期程長短,恐怕是絕對比不上北京。至於面積較小與簡易機場容量有限,這就是目光太過狹窄,只放在單個島礁設施規模所致。

海南離南沙1200公里,說近不近,支援看似不易,但有距離南沙只有600多公里的西沙群島,一樣可做中遠程支援。更重要的是,現時中國軍事1000-2000公里的支援能力已增強不少,轟炸機甚至不需離開海南、西沙的防空圈即可發動攻擊。圖為轟6N所帶的遠程空射反艦彈道導彈,估計射程達1000-1500公里。(照片來自The Modern Chinese Warplanes FB專頁)_

在軍事上只有一個地點進駐兵力稱為據點,多個據點相互支援配合才能形成陣地陣地經營完善自然就可構成防線與防區。從空中作戰思想來說,永暑、渚碧以及美濟三個島礁建設發展出之機場跑道設施,基本上已經構成所謂基地群,假若在後勤補給保養支援上,能夠針對不同機種同時具備共通作業能量,就更會形成基地網,讓整個兵力調派彈性增加,此時不同島嶼上各個機場已結為一體,此時戰機隨時可以轉場起降,重新建構戰力應敵接戰,單個機場只有一條跑道,就根本不是問題。

編按:衛星照片顯示稍早有四架殲11系列及四架殲八B型系列短期進駐永暑島。照片來自知乎@南海秘景及行星實驗室公開的衛星照片。

特別是要從前述三個設有機場之島嶼所在位置,以及周邊進出航道與鄰近海域分析,要想攻略這些島嶼,就兩棲兵力展開來說,其實是相當束手束腳。三個島嶼上所駐防之海空兵力,相互機動支援防禦行動,以及火力交叉掩護,其實具有相當合理作戰彈性。這三個島嶼已經不是孤立據點,而是能夠相互支援配合之防禦陣地,再加上其他未建有機場跑道,但亦有相當防禦能力之島礁,其實就是能夠發揮出前哨據點功能,所以必須要從整體兵力配置來思考南海島礁防禦,不能光將狹窄視野放在單個島嶼,就鐵口直斷一條跑道不夠用,這就是標準見樹不見林造成思維盲點所致。

編按:必須指出,美國要大動作一口氣擊潰南沙群島三個人工島的所有防禦力量甚至佔島,並非沒有能力,但這樣大規模行動則必須清除解放軍所有支援力量,然而你要清除必須先攻擊西沙群島,攻擊西沙群島又要先解決海南島的解放軍海空力量,要解決海南島的話……這樣伸延下去,就是中美大戰甚至核戰。原本一場快速可控的行動,最後卻引來大戰,美國有沒有這種心理準備呢?(圖片來源:新浪軍事)

至於可能遭受多方進襲之路線問題,就必須回到島嶼防禦配合海空兵力,本來就是全方位預警及防禦,此點根本就不是問題。但是話要說回來,不論像是美國此等區域外強權如何撥弄,周邊各國要在南海挑起戰事,總是顧慮甚多,聲稱可從菲律賓巴拉望島、南沙東部或是麻六甲海峽發起攻擊,總還是要看看有沒有適當之海空軍基地設施,可供進駐發起攻擊南海島礁之海空兵力,假若相關政治、戰略與軍事條件都不足時,南海周邊各國絕對不會自找這個麻煩。關起門來當軍師不是不行,但總要務實思考,要不然就真是杞人憂天自尋煩惱囉!

編按:南沙美濟島機場,不但有適合軍民兩用的中型機場,而且也有大量大型船艇泊位。(圖片來自新浪網)

作者張競先生簡介: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著述文稿課題廣泛,獲得讀者極多迴響。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0-12-13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