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William:核子危機?核足球與美國總統的核武控制

2021-01-21 10:44:10 最後更新日期:2021-02-06 06:21:21
William Lam

現實中只是個小職員的軍武 / 科普愛好者

由一名女軍官攜帶著、準備登上陸戰隊一號直升機的「核足球」。(">Youtube擷圖)

   

美國總統大選雖然於去年12月基本上塵埃落定,但餘波仍在發酵中,而且於1月初演變成激烈的右翼 / 極右翼民眾衝擊並一度佔領國會大廈的情況。由於民眾似乎是受即將離任的特朗普演說所鼓動,美國政界紛紛對這次百年未見之事予以嚴勵譴責。民主黨籍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茜(同時也是總統第三順位繼任人)甚至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進行深入討論,商討是否有辦法阻止特朗普在任期最後幾天策動嚴重國際危機(如向外國動武甚至發動核子攻擊),以圖利用緊急狀態延續自己管治的問題。

當然,這又是一個政治鬥爭的問題,但政治鬥爭若涉及國家與世界安全,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回到核子戰爭的指揮與決策問題,無論是美軍、俄軍、解放軍以至其他主要核力量的核戰指揮系統已經過幾個世代,基於發動核子攻擊的後果可以很嚴重,甚至可能引發全球性核子衝突,故各核大國發動核子攻擊的程序,其實仍是比較嚴謹的,然而,這是否必然?

俄羅斯薩拉托夫州方圓100公里內的120個ICBM發射井連各類設施的位置標示,由1970年代起這裏已是第60戰略導彈師的駐紮地,平均每個發射井距離五公里左右,每個發射井都有一個直升機坪作支援,1990年前這裏部署了井射型的SS-24及SS-19 ICBM,總計部署彈頭可達700個,一個師足以炸癱美國了,可以想像一旦發生核戰,按照一個目標兩發的原則,這裏至少會招來240發核彈頭.......(照片來自www.ausairpower.net)

 

史上第一次核攻擊—廣島原爆,所依遁的就是「總統授權,指揮官伺機而動」的執行方式。照片中最下方的港口,就是離廣島十多公里的吳港,這也是日本海軍的最主要基地。(美國陸軍航空隊照片)

   

核武器、尤其是戰術核武器在最初出現的二十年時,並不是什麼終極武器,反而是戰場指揮官可用的選項(當然,需在總統及參聯會授權的情況下),例如核砲兵或小型核子空對空導彈(對付進攻中的蘇軍機動集群與轟炸機部隊),空軍的轟炸機司令部在預先授權的情況下也有隨時動用核武進行戰略轟炸的能力:著名的麥克阿瑟要求在朝鮮戰場上使用核武的說法,其實是由他要求參聯會授權他調用9枚Mark 4原子彈開始。類似地,蘇聯在1960年代前開始部署核武時,也有戰場指揮官在最高當局授權的情況下能擇機使用戰術核武器進攻的情況。

美軍早期核戰術核武使用政策是只要國防部事先授權,指揮官即可伺機使用。以圖中最小型核武Davy Crockett核迫擊砲為例,只有10噸的爆炸力,但一經爆炸可炸出600米直徑的致命輻射帶,足夠阻止甚至消滅營/連級規模的進攻,或者開出一個直徑600公尺的高輻射地帶,至少可在兩天內防止敵人通過。50年代時,美軍打算華約一進攻,就在西德境內製造輻射帶,以阻滯華約軍隊的前進速度。(照片來源:">YOUTUBE截圖)

 

到六十年代伊始,情勢有了轉變,蘇聯也發展出愈來愈大規模的核武庫及核武投射載具,若胡亂使用核武(即使是一兩枚),其實會惹來更嚴重的後果。是故美軍開始著手將核武最終使用權集中至三軍司令即總統本身,除體現文官控制軍事決策的原則外,更設定出一套有序、能應付各種程度的核武危機並能隨之進行不同程度的核反擊 / 報復。這就是所謂單一綜合作戰計劃(Single Integrated Operational Plan / SIOP)。SIOP計劃除確立高度中央統籌並有多種戰術選項的核武戰略外,還全面確立由一人作出最高使用核武決定的戰爭決策體制,避免戰場指揮官在情急之下「亂用」核打擊能力。

美國的民兵2型固體燃料ICBM及俄國的Project 667BDR(北約代號三角洲3型)戰略導彈核潛艇。1960年代中期開始部署大幅縮短注入燃料時間的液燃ICBM、發射準備時間可壓縮至10分鐘以下的固燃彈道導彈,以及大量出現、能搭載16枚潛射彈道導彈的戰略核潛艇,都可以大大縮短準備時間,令核攻擊的預警時間更少。「核足球」的導入雖然原非針對這情況,但快速且更有效率的反應,其實更容易組織快速且具打擊力的核反擊,鞏固相互保證毀滅的手段,算是多一種核阻嚇力量了。(資料來源:The Aviationist / BoeingNavy Recognition)

 

事實上由六十年代開始,基於「聯合國五強」都已相繼發展出核子打擊能力,而且美蘇兩國已成為地球上的核武超強,兩國在60年代中期的核武持有量均已超過5000枚(當然,同期美軍已達3萬枚以上);另一方面,雙方準備核攻擊的時間也愈來愈快,ICBM普遍可在20分鐘至1小時內備便發射,而飛行時間甚至少於30分鐘;至於「摸」到對方近岸的SSBN,發射前的準備不但你幾乎無法發現,而且導彈落地時間更可以少於10分鐘!而且雙方都已擁有愈來愈多及大規模的反擊手段,要在攻擊與反擊中取得先機,就需要更簡單、更快但受集中控制的發射指令系統。「核足球」(Nuclear Football)及他國類似功能的核戰皮包就在這情況下浮出水面。

遊客拍攝的美國民兵二型ICBM的發射器,每個導彈發射裝置都有兩個這樣的控制裝置,即使是命令被完整下達並確認,還是要兩人共同扭動發射匙才能開始發射程序;當然,要停止發射程序,也是要同時扭動右邊的按鈕。二人原則可說是大部分核武的啟動原則,原意是避免只要一人即可啟動核武器。事實上,由於兩條發射匙都要保存在獨立的兩個帶鎖儲存櫃內,且每個鎖的鎖匙只有一個控制員攜帶,故這機制其實是四匙制。但令人比較擔心的是,美國三軍總帥的核武使用決策並非依照二人原則.......(照片來源:連結)

 

「核足球」並非可以由領袖下令至每一個發射單位、甚或親自執行發射程序的終端裝置,它事實上是個簡單的授權確認及命令發佈裝置(含衛星通訊裝置),同時亦具備簡單的部署與應急計劃(即不同時期的SIOP及其修正版本),讓總統即使並非在白宮戰情室或E4B內,也可照樣作出核打擊的決策,然而,進行細節實施及發出正式打擊命令的,仍然是五角大樓的地下指令室或E4B國家空中指揮中心。總統需要出示其密碼卡並由副官輸入,才能實施餘下的程序,而國防部長的角色,只是確認是由總統本人下命令而已。制度上這和發射平台的操作手遵從的二人原則(two-man rule)並不一樣。

美國從來未公開「核足球」的控制介面,我們大約只能由一個相信已經退役的俄國核戰皮包—Cheget來了解一下。這個俄版核足球有似乎是輸入密碼的數字按鍵,輸入裝置與可能的緊急撤銷裝置,另外也似乎有一些類似通訊系統的調校裝置,以及一個懷疑LCD屏幕,另外亦有幾個似乎可以放文件的夾層。另外由於蘇聯也有一套在核戰時即使領道曾全體殉國,都能讓核反擊持續的半自動決策轉移系統—死手,Cheget也可能有激活該系統的功能鍵。LCD屏幕可能也是作為與總參戰情室相互通訊的介面,總參可以將基本作戰資料提交總統或餘下有權進行反擊的人,讓他們進行反擊選項。(資料來源:連結)

   

以前亦提過,這基本上相當於美國總統理論上可以「說打就打」,五角大廈接到全部確認命令後只會依要求及當時版本SIOP的規範,選定目標並定並發動單枚、局部或者全面的核子打擊。相對而言,俄國與中國的核武發射程序反而比較嚴謹,反而有二人甚至多人原則的味道蘇聯以至俄羅斯的核武發射指揮權,其實都是分散在總統、國防部長及總參謀長身上,總參謀部戰情室在確認三人核准命令後,會下達發射單位所需密碼,然後準備發動核打擊/核反擊;相對地,已知的資料則顯示中國核反擊指令需要由軍委會與政治局常委聯合下達,過程涉及更多領導人及軍方高層,而且似乎更適合作為核反擊而不是先制打擊(就算是去年的研究資料也是這樣寫這裏就不說老解二砲的核彈頭仍傾向中央儲存並在提升警戒後才分發給所屬部隊,事實上這更加不適合作為先制打擊用)。

電影《恐懼的總和》中,美國總統激活「核足球」及輸入確認密碼的片段(劇中由於國防部長突然心臟病發,故由Ron Rifkin所扮演的國務卿暫代確認權)。確認密碼後,總統可與五角大廈的戰情室(war room)直接聯絡,由戰情室設定攻擊模式及分發發射密碼與各單位;然而,雖然命令已下達,但主角雷恩在值班軍官同意下於國防部地下戰情室與俄國總統通電並告之實情,客觀上變成拖延整個戰情室安排命令下達的流程。

   

基於這個緣故,當總統大選結果受到特朗普及一眾右翼支持者所質疑,時任總統不斷耍小動作,至最終甚至演變成總統涉嫌煽動支持者佔領國會大廈並發生流血衝突時,就不能不讓人擔心特朗普可能借戰爭等緊急狀態甚至向潛在敵國發動核攻擊,畢竟這個系統容許總統有相當大的主動性,其實更容易讓人在鋌而走險的情況下發動先制核打擊,以求獲取更大優勢,或者在失利(但未全敗)的情況下發動更大反擊,以扳回優勢。

《機動戰士高達SEED》中,派克特議長殺瘋了把創世紀伽瑪射線砲對準地球,連射擊軸線上的友軍都不惜犧牲時,被慌亂的部下射殺,才能稍為阻延大殺傷力武器發射。現實中若要用到這種方法才能阻止瘋子領導主動發動核攻擊,恐怕這種制度也是有比較嚴重的內在問題了。(">YOUTUBE擷圖)

   

當然,這制度其實並非無法阻止總統胡作非為,但並不都是合乎程序原則的,甚至是屬於拖延手法,例如國防部長可拒絕確認密碼由總統親自下達(當然總統可以炒人炒到有人肯確認有效為止),然後在五角大樓的層面上,負責落實指令的人也可以各種方法拖延發射命令的傳達等,從而等到讓其他人勸阻或阻止成功為止(例如內閣實施美國憲法第二十五修正案的緊急罷免權,或者更加戲劇性的、有個年青軍官按耐不住拔出手槍指向總統)。不過更幸運的是,今天仍不是冷戰時代:試想像若在八十年代白宮出了這麼大亂子,克里姆林宮在慎防有變的情況下提升戰備警戒級別,那美國軍方會怎樣想?

不過必須指出,過去曾發生過不少次的預警系統誤報,若領導人裝備有類似「核足球」的系統,基於「核足球」本來也有應急通訊系統,其實也容許總統等和國防部官員持續聯絡,了解整個情況及在最壞情況下可動用的反擊力量;加上系統的效率與發動反擊上的靈活性,「核足球」反而能讓領導人有更充足的時間讓國防部確認相關攻擊的真偽,並等待更多受襲證據後才下達對等反擊也不遲。圖為1983年在收到核警報後、判斷預警系統可能出現誤報並勸服上司等待進一步核實,從而制止了一次核危機的蘇聯防空軍彼德羅夫中校(Stanislav Petrov, 1939-2017)。(照片來源:Twitter)

 

 

後記:

作為一個行總統制的國家政體,美國總統的權力相應較大,而議會的制約能力相對較少。這點尤為突出在對外使用軍事力量這一層面上。當2017年特朗普表示出「有核武為何不能用」這類說話,同時也不斷指控俄國在地區衝突中可能首先使用戰術核武器(大部分軍控專家可不同意這說法),而參聯會又「適時地」提出了名為Nuclear Operations的條令,其著重各地域性司令部劃定核武使用目標的能力,而且更強調戰役中使用核武器的決定性作用及如何對核武投射進行調整,以將後續風險減至最少!無論暗示還是明示,都顯示特朗普並不戒意首先使用少量核武進行先制打擊的決策。在這情況下,撇開民主黨「政治打壓」的指控,擔心特朗普故亂使用手上的核權力其實也不算是過慮。

 新總統就職儀式前被傳媒拍到國防部人員將「核足球」移交給拜登的一幕

 

 

附錄:美國總統核武控制的轉移過程

「核足球」本來有三個,兩個是供時任正副總統用,一個是若正副總統都有不測時供指定承繼者使用。由於特朗普已拒絕出席新總統就職典禮,「核足球」也不會在就職儀式前移交。據消息人士指,其中一個「核足球」仍會跟隨特朗普,直到當地時間正午12時,該「核足球」及特朗普持有的密碼卡的權限會被取消;同一時間,另一個「核足球」(可能是作為指定繼承人使用的那個後備足球)將會由另一個軍官轉給新總統拜登並協助其激活系統;之後被取消權限的那個足球會由軍官送回白宮,估計也會換作後備用。

By 2021-01-21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