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William:印軍正式量產光輝戰鬥機 三十七年磨一劍? (下)

2021-01-30 12:20:04
William Lam

現實中只是個小職員的軍武 / 科普愛好者

ADA對於LCA戰鬥機的空重提出苛烈的5噸要求,有可能是和美國推出最輕的近第四代戰鬥機F-20有關,因為F-20也是5噸空重和使用F-404引擎。然而他們似乎沒留意三角翼的翼面必然較大,結構重量也更大,自然也會較重。(圖片來源:John A. Weeks III)

(上篇連結)

2. 目標自相矛盾與項目管理問題:

然而,由這裏開始講的原因,可能才是「三十七年磨一劍」的根本原因:計劃初開之時,雖然已找上達梭作為技術顧問,而且一開始即已選上三角翼機,但其項目要求注定一開始出問題:它要講求高速性,但又講求機動能力,但要輕、要便宜又要多用途性,這幾個特點幾乎不可能組合在一起,但負責早期設計的HAL集團還是把幾項設計的要素硬接到一起,結果變成「左右互搏」的場面:三角翼本來要求高速,但短場起降性能及機動性欠佳,就搞出特殊的翼根切尖雙三角翼設計,以提高渦升力並增強飛機的機動性,但也損失了一定的高速性能;飛機需要高速性能,但為減重又裝上固定式進氣道,沒能調校進氣量的固定進氣道反而直接削弱了飛機的高速性能,結果作為攔截用時,反而犧牲了超音速後的加速性;想要機動性但又選用了三角翼,而且機身弦展比又小,想要良好的機動性又非常難;其身板小、航程及弦展比低,卻要搭載大型彈械及反艦導彈作多用途戰鬥機,最後HAL選了可能是最差的構形—想滿足所有條件,最終一個都滿足不了

LCA最早階段的想像構形。其翼形相當怪異,不過看進氣口外形,還是更著重高速性能、附調控板的加特萊進氣道;然而到了量產型,明然為照顧高攻角進氣能力及減輕重量,修改成類似FA-18及經國號的固定進氣道,某程度上代表了當初簡單的前線攔截戰鬥機到萬能戰鬥機的轉變。(照片來自空軍之翼Indian Defense News)

 

 

另外項目控制上LCA更稱奇事:理論上戰鬥機本身及其各類子系統研究應該是一同展開的,但DRDO好像除了Kaveri引擎和LCA是同一時間開始研發外,其他的子系統都是等到1993年後、LCA的總體方案提交後才分階段開始研發或交予協助研發的外國廠商,例如飛控系統是1995年才交給洛馬編程,射控雷達是1998年開始自研(六年後宣告研發失敗),過了幾年才選定以色列的雷達;引擎發展失敗後就回來找美國購買F-404型引擎(結果用上了F404特供版的GE 404F2/J-IN20引擎)。事實上這種逐個逐個子系統發展(且時間間隔很長)的方式,其實極不合理。

在原有的國產都卜勒雷達難產後,印軍2006年選了以色列的EL/M-2032都卜勒雷達(當然又要改機首結構了)。由於輕戰鬥機的機首直徑有限,雷達的天線面積都是減裝版的,探測距離自然也會相應縮小至50-70公里(戰鬥機RCS計算);後來印度又打算在MK-1A後期生產型上安裝主動相控陣雷達,現時正著手評估國產UTAAM(中)與EL/M-2052(右)兩種。不過小弟以為在LCA上裝備小型AESA雷達,至少在探測距離上很難有質的改善,但AESA價格不菲,把原為輕戰鬥的東西搞得愈來愈貴,反而是本末倒置。(照片來自Defenseworld.netIndia Defense News)

 

 

系統問題被迫中途換馬之餘,更要命的是在規劃與研發過程中,不斷追加額外需求至不切實際的地步。美其名曰追上世界潮流,但這不但不斷在拖延凍結設計的時間(將技術指標確定並全速以此目標建造原型機),也將該機的複雜度不斷加劇至HAL及DRDO其他設計單位無法追趕的地步,例如機體最初設計超重,就一味要求加大複合材料的使用以減重(事實上印度複合材料產能很低,問題本來就出自最初5噸空重要求根本不合理),但減重有限之餘,反而令加工難度增加,同時也提高對外國的依賴。結果原本以高自給率提振航空業的計劃又歸於失敗。

原始結構重量限制對LCA系列影響最深的要說是其海軍型。基於需要艦上起降,機體需要進一步加強結構,加上LCA原本的低推重比及弦展比讓其短距起降能力更弱,結果海軍型需要再設計一種大型可動邊條翼以取得足夠的低速操控性及升力。這設計雖甚具創意,卻進一步增加結構重量,結果該機的續航力及實質搭載量變得更加難看,最後印度海軍也拒絕購買,只把其當成驗證機而已。

 

 

要命的是類似事情還是在製造原型機過程時就一路出現的,為進行測試及適應新的硬件,原型機的設計需不斷修改,甚至每架原型機都有不同,結果18架驗證機加原型機(連LSP預量產型,對印度而言其實也是用於測試的原型機)的試飛年期竟橫跨13年,很多時飛機試飛了幾次就暫停試飛,等待修改……結果,歲月就在此蹉跎了。

軍用機發展上,印度也是神奇國度:印度只有一間具備整機研發流程經驗的國營飛機設計與製造公司,即HAL。但HAL可是包攬了設計、製造、維修三方面的飛機集團,且開發計劃由戰鬥機、攻擊機、直升機、運轉機甚至農用機均有,且承擔印度空軍所有授權生產軍用機的製造與組裝工作!相對於各國航空設計公司,HAL的擁腫程度是極其罕見的(不過產能很低就是)。另外他們修飛機的能力也是同樣「出眾」,要他們修好LCA這種萬國牌,恐怕......(照片來源:印度斯坦航空公司的前世今生搜狐網)

3. 裝備多國並進,左右互搏

當然往後發生的事其實更令人目瞪口呆:照理而言,新興國家若想發展軍用機,制式應該盡量選擇相同體系的,同時盡量選用國際上的現成裝備進行整合,新興國家的軍用航空業如南韓,莫不是走這條路的。然而印度在軍工建設上好像也滲入外交考量,將外購軍備 / 軍用子系統都當成外交去玩,若想加強與某國的關係就去購買某國的裝備,結果空軍設備的雜亂程度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美、俄、英、法、德、以、瑞典甚至巴西等各種裝備都可在印度空軍見到(唯一沒出現過的就是亞洲航空強國的裝備)……

HAL對於裝上AESA的光輝戰機後期型的武裝構想,不過他們好像想一味多塞武器似的,完全 不考慮該機的燃油與載荷限制,甚至犧牲航程也在所不計,而且還是那句:整合五國武器與裝備,未免太困難了;再講,以LCA的身板、後掠角度與內油,航程已經不是十分好看了,若再加上氣動阻力更大的反艦/重型導彈,那實際航程只有........(資料來源:連結。這是某CG畫師根據印軍不斷追加的武器要求畫的CG圖)

......可憐的300-350公里,作為制海機根本沒什麼意義。(照片來自空軍之翼)

 

 

將範圍縮小至LCA戰鬥機,還是見到一堆國家在互扯:美國、以色列、法國、俄國、英國(可使用ASRAAM)及國產均有,而這些「萬國牌」最困難的是組合不同國家不同制式的武器,例如以色列製作的雷達及射控系統就要兼容美國寫的飛控程式與引擎,以及四個不同國別的飛彈與電戰系統。由於LCA中途變更過多次子系統裝備,無論飛控、射控程式與結構修改次數不知煩幾,不但直接拖延測試時間,且就算經系統整合,其電磁兼容能力也大受質疑,不排除那麼長時間的試飛期,其實都是用在解決系統兼容問題上。

光輝戰鬥機不但是印度軍工研發進度與可靠性根本追不上不斷改變的要求的「典範」,而且要求太多,最後被迫搞成「一機四種氣動構形」的特例。由右邊開始,分別是光輝的原型/MK-1A、光輝的單座海軍型(另有雙座型)、為代替幻影2000而稍稍加長並增設前翼的光輝MKII / MWF(?),以及為改成海軍型而加上小型水平尾翼及特殊LEX的光輝MKII海軍型。當中海軍型與MK-II海軍型,可能印度海軍也忍無可忍,直接拒絕開發方案,然而更離譜的是.......(網絡圖片)

......DRDO計劃將光輝MK-II的設計直接放大成雙引擎中型戰鬥機ORCA,而印度海軍則更想要一種氣動上類似陣風但重量上FA-18E/F的中重型艦戰TEDBF。這裏先不講他們會否把計劃整合了(但兩機的噸位可不一樣),但.....當20年代晚期第六代機都差不多要出現時,還要服役兩種四代半型戰鬥機,是否有點不智?(圖片與資料來自維基百科及Indian Defense Times)

未來動向:收成正果還是終身俸?

事實上,在跌宕中前行的LCA計劃,早就安排了其改良型了,連同量產型的MK-1A,至現時為止一共出現了五種改進型,分別是艦載雙座型,稍為加長及增加甲翼的MK-II型,以及翼型甚至構形都全改的MK-II艦載型,還有一種就是以LCA為基礎的雙引擎版本艦載戰鬥機(?)。一個系列的戰鬥機竟然有氣動外型不一樣的五個子型,倒真是前所未見之事。

印度短程防空導彈三叉戟(Trishul)又是一個國防典型,它的氣動外型與性能很類似蘇聯時代的SA-13型防空導彈, 1983年開發, 25年後的2008年,正式宣布研發終止......(圖片來源:Outlook India)

 

 

如有留意印度軍事裝備的發展,會留意到很多項目都是持續多年但仍一事無成,甚或最終取消,例如著名的AKASH中程防空導彈用了30年時間才「成功量產」。由於一個計劃無論成功還是失敗,年期都能讓一個高級技術員幹到退休為止,故印軍的軍備項目很多時被譏為終身計劃或終身俸,由此可見印軍的項目系統管理是非常差的。以印度有限的預算,要HAL同時發展三種機型之餘,又要發展次世代戰機FGFA及AMCA次世代戰鬥機,那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這些由HAL提出的LCA發展型計劃,很可能也變成能供養技術人員多年的「養老工程」。

同一時間要發展四至五種戰鬥機,且包括四代及五代機,恐怕世上沒有一間軍用機公司能做到。單就國防而言,印度最需要的其實是統整現時的軍用飛機計劃,尤其是俄印合作的FGFA(這項目仍在死與不死之間)及自家的中型五代戰鬥機AMCA,這兩項才可能是2030年代空優的基本保障。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印方現時似乎沒有任何統整計劃,宛如文革時期的中國戰鬥機項目一樣眼花繚亂,但隨時一事無成。(照片來自Next Big FutureIndia Defense Times)

 

 

其實就印度空軍的發展而言,一種 / 幾種四代輕型戰鬥機還有沒有發展的價值?畢竟,LCA的輕型戰鬥機原始要求,要達到多用途之餘也保持足夠航程,是十分困難的事,LCA的改進潛力其實頗令人懷疑。其次,印度空軍面對對手一堆中型機、重型機甚至隱身戰鬥機時,LCA的不足就更顯然易見。至少在印度次大陸上,輕型機已未必再有發展價值。印度現階段需要的是更多現成具戰力的中型戰鬥機,以及全力發展第五代隱身戰鬥機,否則再過十年,不但質量上未必能和巴鐵對壘,甚至可能被解放軍的五代機完全壓制。

相對而言,中巴合作的JF-17戰鬥機顯然更為成功。在研發之初而明確目標,即一架價格比較便宜的近四代多用途輕型戰鬥機,其原始重量要求遠沒有LCA苛烈,本身又是高弦展比的梯形翼飛機,雖然速度要求沒有LCA強,但內油量及航程表現更出眾,更重要的是,它早已量產,自然有數量與運用經驗上的優勢。(照片來源:Twitter, PinterestAllinfo)

結論:

1960年-70年代中期,中國的軍用航空事業在蘇制系統及生產初步確立後,因為隨後而至的中蘇交惡及大躍進精神所驅使,在軍用飛機設計上訂下超強的性能,但又無視自身研發能力、當時工業水平的不足,以及及諸多技術的欠缺,以為不斷投入及有精神力的加持即可成功,加上政治運動及不斷的獻禮工程。結果在往後接近二十年的時間進步甚小,整體水平沒法有效提升。莫說把設計的機型實現,連原本應較易達成的米格19及米格21國產化計劃亦只能跌跌撞撞地推行。這種教訓可說非常深刻。

而近40年的印度航空業界,雖然政治經濟穩定也沒受封鎖,軍用航空發展卻因為迴異的原因,神奇的陷入和當年中國差不多的景況,而且因為缺乏競爭,項目管理更為混亂。明顯地,LCA已經不只是技術不足的問題,更是航空界高層貪大求全而缺乏對自身弱點的理解,以及航空籌劃機構缺乏管理能力與競爭的問題。若沒能解決這些死結,LCA惡夢只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

https://www.litenews.hk/%e3%80%90%e8%bb%8d%e4%ba%8b%e5%8d%9a%e8%a9%95%e3%80%91william%ef%bc%9a%e5%8d%b0%e8%bb%8d%e6%ad%a3%e5%bc%8f%e9%87%8f%e7%94%a2%e5%85%89%e8%bc%9d%e6%88%b0%e9%ac%a5%e6%a9%9f-%e4%b8%89%e5%8d%81%e4%b8%83/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01-30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