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解析美軍FONOP報告指控大陸內容

2021-03-26 13:23:31 最後更新日期:2021-04-01 17:51:06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 FONOP參與自由航行動的兩艘美軍驅逐艦。(圖片來自Team NEXT IAS)

 

今年3月10日美國循例向國會提交年度自由航行行動(FONOPs: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報告,該報告列出美國在全球針對不同國家,就其所認定「過度海洋權益主張之立場」(Excessive Maritime Claim),所曾經運用軍事機艦或是執法儎臺,採取作戰行動強勢表態(operational challenges)之完整紀錄。該紀錄所涵蓋期程係自2019年10月1日直至2020年9月30日止,並就各個不同對象國加以分類。本文將針對該報告所指控中國大陸內容進行解析(請參閱筆者所彙整之下列表格),評論美國所持觀點,在法理以及報告用語周延性上所存在之瑕疵與爭議。 

本年度美國針對中國大陸,與上個年度報告相同,共列出七項「過度海洋權益主張之立場」(Excessive Maritime Claim)指控,對比可以發現相關次序與指控事項完全相同,只是許多去年存在之訛誤,今年都已經調整或是修正。

1821000筆者提供今年的航行自由連續報告撮要



首先就第一項認為中國Straight baseline claims有所爭議來說,對比去年相同項目並無任何修正,但在2018年年度報告中,該項用語是Straight baselines not draw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of the sea,但此law of the sea是否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其實語意並不明確。

signing bonus編按:美國最終沒有簽署確認聯合國海洋公約,只採用部分條款作為海上權益及海岸防衛隊巡邏及執法權限的守則,但海岸防衛隊本身又有執行遠洋海上封鎖及打擊海盜任務的權限,某程度上代表美國在海洋權益上採取以自身利益為出發點的雙重標準。(圖片:美國國防部)

 

如今再將「未依據海洋法」等字樣刪除後,就更讓人摸不清楚頭腦,究竟是依據何項法條,看起來真是「師出無名」胡亂指控。就算其原意是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是由於美國本身並非該項公約締約國,若要指控他國,總是不能只准州官放火,必須要加入該項公約才有立場指責他國吧?所以這項指控實在是讓人搖頭,刪除相關文字更是讓人覺得當賊心虛。

 

973x682 289439193840編按:東亞各國 / 地區的防空謝識別區。需要留意的是就算是中國,遇上各國軍機進入其防空識別區,基本都是遠程追縱,到接近領空線或者長時間徘徊某特定地區,才開始派機伴飛監視,並無任何阻止之意;題外話,解放軍空中力量近日雖常進入國軍的放空識別區,但並未進入台灣中線,主要目標更像針對南部巴士海峽,且執行任務的更多是反潛巡邏機。(網絡圖片及中華民國國防部)

第二項Restrictions on foreign aircraft flying through an 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 (ADIZ) without the intent to enter national airspace.更是無的放矢;此因若是細查原來公告文件「中華人民共和國東海防空識別區航空器識別規則公告」,其中並無任何禁止或是拒絕他國飛機進入該空域之文字,所以聲稱存在Restrictions on foreign aircraft flying through an 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根本就是撒謊。

假若前述Restrictions on foreign aircraft flying through an 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係指該公告所稱:「位於東海防空識別區飛行的航空器,應當服從東海防空識別區管理機構或其授權單位的指令。對不配合識別或者拒不服從指令的航空器,中國武裝力量將採取防禦性緊急處置措施。」則此種詮釋更是牽強無比。吾人只要反問,美國對於航經該國所劃定ADIZ之航機,若是不遵從其所設定規範時,是否將採取應對行動?只要從這個角度來看,就知華盛頓所採取雙重標準多麼荒誕。

 

106988769 276894530212226 404645320514594281 n 1編按:無論防空識別區還是飛航管制區,從來都不是國際法中對於領土領海申索的依據,而國際海洋公約的內容及EEZ(專屬經濟水域)的定義,更加和防空識別區一點關係都沒有,也從來沒有國家以提出過要求。美國國防部向國會議員如此報告,不知是否報告粗疏,還是故意玩弄通常非外交專才出身的國會議員了。(網絡圖片,內容主要指亞洲地區包括南沙在內的飛航管制區範圍)

 

至於將第二項列入「過度海洋權益主張之立場」(Excessive Maritime Claim)更是離譜,劃設防空識別區與聲所海洋權益有何關聯,在法理上完全是講不通。筆者就此曾與美國海軍現役軍法官公開在網站上打過筆戰,最後筆者質問對方,美國在華盛頓特區上空所劃設之防空識別區,請問是在主張那片海洋之權益,對方到今天還是無法提出任何解釋。

Spratly 10 20 18 DGWM 1600 1編按:中國雖在其擁有的南沙群島部分島礁上大興土木,甚至建有軍用機場,但現在仍未有以島為中心進行空中巡邏及攔截的工作。(圖片來源:連結)



第三項Criminalization of surveying and mapping activities by foreign entities which do not obtain approval from or cooperate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去年美國政府報告曾經錯誤援引舊有法條為[Order No. 75, Surveying and Mapping Law, Dec. 2002.]今年更正為[Surveying and Mapping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pr. 27, 2017],總算找到正確法條應予肯定,否則錯誤引用法條就真是做事極端粗糙隨便亂告狀。

15232684174203n27s72489編按:美國長年到有派出音響探測船進入南海及在中國沿海探測,中國往往都是派機艦遠距監視而已。近年中國都開始興建噸位相約的音響測量艦,但若進入美方敏感水域,就不知他們會如何應對了。(圖片來源:軍武狂人夢)



對比去年指控文字Criminalization of survey activity by foreign entities in the exclusive economic zone,想來今年所做調整必然是因為中國大陸本身修訂法條所致,但今年文字還是相當粗糙草率,因為假若不明確指明在何等水域,這不就是漫天指控毫無章法嗎?比方說在中國大陸具有絕對管轄權之內水,這就完全沒有任何爭議,不容任何人對此置喙。但若是指美國本身領海,北京做此要求自然就是不對,但是中國大陸該項法條並未涵蓋該處水域。所以不將有所異議之特定水域講清楚說明白,這那有美國國防部在該項報告所聲稱“deliberately planned, legally reviewed, and professionally conducted”水準?


第四項Jurisdiction over all surveying and mapping activities “in the territorial air, land, and waters, as well as other sea areas under PRC jurisdiction,” without distinction between marine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military surveys.在上次報告並未列出,前次報告所列Jurisdiction over airspace above the exclusive economic zone.已經隨著美國找到正確版本法條而刪除。但就本年度美國所提指控項目來說,其實就是沿海國運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56條第一款第(b)項第(3)點,指“沿海國在專屬經濟區內有:(1)本公約有關條款規定的對下列事項的管轄權:(2)海洋科學研究;”希望以海洋科學研究(marine scientific research)為理由,排除他國在其專屬經濟區進行軍事情報蒐集(military surveys)活動權利。

 

 

unnamed 8編按:近年內地漁船打撈到不少偵察型UUV(無人潛航載具),若果是公開的科學研究,那有必要幹出這種用無人艇隱藏身份、偷雞摸狗的行為?(圖片來源:Hi sutton網站)


此項國際法理爭議到目前來說,其實並無定論;西方強權雖然援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58、第86以及第87各條,甚至再加上回溯當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制定過程中所曾出現之爭辯討論,作為主張蒐集海洋軍事資料,其中包括監控活動與水文資料測量蒐集(surveillance operations and oceanographic surveys)都不應被視為海洋科學研究之理由。

 

 

但這項指控到底有無道理,中國大陸是否有義務要在法條中加以區分,其實只要去思考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各個條文中是否存在著斬釘截鐵military surveys字樣,以及其是否被法條定義成與海洋科學研究(marine scientific research)完全不同,就可以理解到西方強權御用法學專家是多麼地厚顏無恥。而且除非能夠證明這些military surveys是既不屬於marine範疇內,更非scientific,同時亦不是research,否則美國此項指導中國大陸應該如何制定法條,豈非完全是強辭奪理?

tau my 15385415602501826123908 1544758951413517621748編按:2017年美國的航行自由行動在經過南海島礁12海哩內,遇到一條052C抵近追踪,最後甚至差點撞起來。(圖片來源:YOUTUBE擷圖 )



至於第六項Prior permission required for innocent passage of foreign military ships through the territorial sea更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之聯合國國際海洋法公約法理爭議,到目前亦無定論。但此項沿海國所提出之約束,確實是西方強權要施展艦砲外交時之眼中釘肉中刺,總是想要去之而後快,但不論美國是如何硬闖島礁周邊領海表態,從來就沒有任何國家因為美國抗議而放棄本身立場。

最後第七項所提Territorial sea and airspace around features not so entitled (i.e., low-tide elevations). [Actions and statements implying such a claim.]更是要讓人笑掉大牙,此種連個具體法條與事證都舉不出來之指控,只能算是捕風捉影道聽塗說等級胡說八道,而美國又是如何應對表態,實在也讓人不能理解。美國身為國際強權,假若真是要在國際社會打贏海洋權益這場官司,老是靠胳膊粗拳頭硬其實是不會奏效,想打法律戰,還不如回去好好研究法理,不要公布政府報告錯誤百出,變成國際社會笑柄。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03-26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