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談談日本自衛隊防區劃分線

2021-07-19 15:39:52 最後更新日期:2021-07-23 14:32:01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received 569195894249418編按:現時日本自衛隊三支部隊的部隊組成編制、駐防區劃分以及主要基地分佈圖。有趣的是,很多國家的軍事分區劃分並沒有分三軍,或者只有海軍才會和陸空軍分開,但日本至現時還是三軍"各有各分"。(圖片來自2021年度防衛白書的簡體中文版本)

 

日本政府近日透過內閣會議審議通過年度國防白皮書,循例在此份政策說明文件最後以附件方式,分別列出「陸海空自衛隊編制」體系表,再加上「主要部隊等的所在地(示意圖)」。

其中在顯現自衛隊各級部隊與指揮機構所在地隻示意圖中,特別標註出陸上自衛隊、海上自衛隊與航空自衛隊三組不同地境線,作為區分其防區或是作戰地境之地理區分線。

img02編按:有趣的是,過去日本軍隊內部的派系衝突某程度上也是源自地境綫之爭(雖然性質不同)-明治時期陸軍與海軍的創建者及重要首領其實來自幕末兩個最後階段才肯合作推翻幕府的藩士,分別是長州藩(陸軍)和薩摩藩(海軍)。(網絡圖片)

 

日本自衛隊所屬三個下屬比照軍種等級單位,各自形成山頭派系,對於其落實聯合作戰理念成為嚴重障礙,已經是存在多年老問題。若要貫徹聯合作戰,首先必須讓不同軍種、兵種相互能夠獲得相同戰場狀況感知(situation awareness)結果,並且依據共同作戰圖像(COP:common operational picture),才有可能「從一定之方針,取一致之行動」,發揮聯合作戰所需之統合戰力。

但是從陸上自衛隊、海上自衛隊與航空自衛隊居然會各自劃設出不同之地境線,用來區分本身組織體系下屬單位所負責之防區或是作戰地境,對照各方對於日本自衛隊之基本評價,此種樣態確實是相當令人訝異。

NwKsSg 0編按:主要駐紮日本北海道第三裝甲師團的90式戰車。基於陸自長年任務都是守土並抵抗可能的蘇聯入侵,和空自及海自的合作也相對較少。(圖片來自陸上自衛隊)

 

不過在繼續深入討論前,先分別依據兩岸軍事術語,提醒讀者相關用語之基本定義。依據解放軍軍事術語,【防區】:「defense area部隊防守的區域。按規模,分為戰略防區、戰役防區和戰術防區;按空間,分為陸防區、海防區和防空區;按地位作用,分為主要防區和次要防區;按關係和位置,分為前方防區、基本防區和後方防區。而國軍軍語則是將【作戰地境】定義為:「作戰地境以地境線劃分之;係賦予各部隊作戰責任空間及行動區域。」

所以日本陸上自衛隊、海上自衛隊與航空自衛隊依據其所劃設之地境線,用來區分在承平時期各個不同層級部隊,所各自負責之作戰責任區域或是防守的區域,其實亦顯現出許多值得探討之作戰思維;而此等作戰思維亦將或多或少反映出日本自衛隊所具備之戰略文化內涵。

 0221e2編按:陸自最多和海自空自合作的部隊,其實是西部方面部隊中的水陸機動團(即屬於陸軍的陸戰隊,右圖)以及第五地對艦飛彈團(右圖為該團所屬的12式反艦導彈)。(圖片來自陸上自衛隊)

 

先從陸上自衛隊所劃設地境線談起,依據其所劃設之地境線,分別設定出五個分別由北部方面隊、東北方面隊、東部方面隊、中部方面隊以及西部方面隊所負責之陸上防區或是作戰地境。

received 352003469875634日本地理與地方行政劃分。(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但在此必須提醒,日本全國就地理區分來說,分別劃設成北海道、東北地方、關東地方、中部地方、近畿地方、四國地方、中國地方以及九州與沖繩地方等八個部分。但就行政區域劃分來說,在第一級之「都道府縣」層級,目前「都」與「道」只各有1個(東京都與北海道),「府」則有大阪與京都共計2個,而「縣」則有總計43個。

陸上自衛隊五個方面隊所劃分之防區,基本上並不會完全遵從地理區分八個地方之地境線,所以跨越不同地理區方地域狀況確實存在。但是在五個方面隊所下轄各個旅團與師團,除駐防北海道北部方面隊所下轄兩個師團與兩個旅團,是依據北海道所下轄第二級行政區地境線,來劃設其防區與作戰地境外,其餘四個方面隊都是依據第一級行政區域地境線,來劃設其防區與作戰地境。

 PanoramaSoldaten編按:甚或在總體戰概念提出前,第二帝國的陸軍已有部隊兵源、後勤等與駐地掛鈎的傳統,例如駐在哥尼斯堡的第一步兵師,成員就是來自東普魯士。(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名將魯登道夫(Erich Ludendorff)倡議總體戰以來,所有守備作戰防區體系規劃作業,基本上都會要求武裝部隊所負責之作戰地境或是防區,儘量去配合國家行政區域既有之地境線,以便在守備作戰實利於與地方政府協調,獲得地方政府協助人力及物力動員、徵集物資、管制交通以及疏散難民,透過建立戰爭面優勢,建構出有利戰場態勢,支持軍事作戰。

所以陸上自衛隊五個方面隊所各自負責之作戰區域,雖然跨越日本領土各個不同地理區域,但是對於其所要執行防禦守備任務之作戰責任空間來說,其實並沒有任何妨礙,因為日本真正負責地方事務之地方政府劃分界線,完全與地理區域劃分沒有任何關係。能夠理解到此種關係,就能夠繼續掌握日本陸上自衛隊各個兵力部署所秉持之理則思維。

不過儘管劃設出五個方面隊以及其所轄師團與旅團之防區,在真正執行守備作戰情況時,各個部隊仍然能夠進行跨區增援,所有平時劃設之作戰責任區,最主要目的是在於責成各作戰部隊進行戰場經營,掌握地理兵要資料,打好地方關係,但在戰時還是會依據實際戰場發展態勢機動調整部署統一用兵,而不會是任由各部隊固守防區各自為戰。

鋒q2編按:海自的地方隊衍生自日本帝國海軍的四大鎮守府,只是為應付蘇聯北方海上威脅,才創設大湊地方隊。事實上鎮守府還是地方隊,都主要負責防區內海防及後勤、海軍軍務、人事等一切工作,等同於海軍區。圖為吳地方隊總部(也是過去吳鎮守府的總部所在(也是今天地方隊的行政總部)及過去吳海軍工廠的略圖。(照片來自連結及網絡圖片)

 

再看海上自衛隊所劃分之地境線,基本上是在不同第一級行政區域海岸交接處,對海方向劃出海域區分線,構成五個分別由大湊地方隊、橫須賀地方隊、舞鶴地方隊、吳地方隊以及佐世保地方隊所負責作戰海域。而這些劃設海域地境線之海岸點包括青森縣與岩手縣、青森縣與秋田縣、和歌山縣與三重線、山口縣與島根縣,再加上宮崎縣與鹿兒島縣五組行政區海岸線交界處。

3e75f0ad38編按:過去地方隊都是收編小型DE(護航驅逐艦)及由護衛隊群退下來的二線護衛艦所組成,但鑑於日後前線任務可能增加,海自打算以10艘頻海作戰能力強化的最上級護衛艦取代大部分舊艦。圖為剛下水的最上號。(網絡圖片)

 

儘管海上自衛隊表面上有此作戰責任區劃分方式,但這只不過是劃分給前述五個地方隊之作戰海域,但就海上自衛隊直屬自衛艦隊所轄護衛艦隊、航空集團、潛水艇隊以及其他直屬艦艇與部隊,其實都是直屬於海上自衛隊幕僚監部,由海上幕僚長指揮統一用兵,絲毫都不會受到此種作戰責任海域影響;日本海上自衛隊本身就具有遠洋作戰實力,所有日常遠海兵力巡弋部署,其實並未參照前述地境線。所以就日本國防白皮書提供此種資訊來說,根本上就是個障眼法

slide03編按:駐佐世保的第一護衛隊群第5護衛隊及第二護衛隊群第2護衛隊部分艦隻。很特殊的是,一個護衛隊群通常編兩個護衛隊及有一個地方隊派屬,但三支部隊是可分拆駐在不同海軍基地。(網絡圖片)

 

最後來看航空自衛隊作戰責任區劃分界線,航空自衛隊所劃設三條地境線,完全是與日本各個地理區分或是行政區界線毫無關係。基本上是藉由在跨越本州北部東北地方一條三折線,另條跨越本州南部中國地方,然後延伸跨越四國全島之兩折線,再加上在本州南部海域穿越大隅群島(Ōsumi Islands)及吐噶喇群島(Tokara Islands)中間,經過吐噶喇海峽(Tokara Strait)以單一直線顯現之第三條地境線;分別劃分出北部航空方面隊、中部航空方面隊、西部航空方面隊以及南西航空方面隊等四個作戰責任區。

 

在此要提醒,儘管航空自衛隊所轄主要負責日本國土防空任務之航空總隊,分別管轄前述這四個航空方面隊;同時各個地區航空方面隊下轄航空團、航空警戒管制團、高射群以及航空設施隊。所以在表面上看起來,各個地區航空方面隊是具有整體防空作戰任務架構,所有空防任務兵力都是由地區航空方面隊一把抓,並且就像地方諸侯般,將日本全國防空體系分割獨立成四個區域;其實這是由前述作戰責任地境線以及參照地區航空方面隊所產生之誤解。

unnamed 75編按:陸自的岸基神盾,田各種政治與技術原因最終放棄岸上部署,現時呼聲較高的是裝上海自的雙體船平台上,不過操作人員還是陸自的。據軍武狂人夢的資料,這兩艘「神盾系統搭載艦」使用小水面雙體船(SWATH),這是海上自衛隊在2021年4月9日提交的可能方案之一。 SWATH船體能提供比單體船更大的甲板空間,理論上更適合容納大型上層結構來布置AN/SPY-7相位陣列雷達。(圖片及資料棧自連結)

 

首先必須指出陸上自衛隊野戰防空兵力,亦就是陸上自衛隊各個地區方面隊所轄高射砲兵團,再加上海上自衛隊各型艦艇所具備之防空自衛武力,不論是要保留用來執行要港防空或是艦隊防空,其實都未納入航空自衛隊與其下屬單位所能運用防空武力,所以各地區航空方面隊並未實際獲得跨越軍種,執行聯合作戰之整體防空作戰權責。

儘管在2018年12月,日本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所通過之最新版「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畫」,確實已經提到希望透過發展國家導彈防禦,將陸上自衛隊所轄之防空飛彈兵力,以及海上自衛隊具備反導彈能力神盾艦,與航空自衛隊國土防空各項作戰體系,增加橫向聯繫以便支持整個國家導彈防禦體系,但究竟進度如何,能否透過此項橫向聯繫與情報傳遞,統合整個國土防空可運用資源,確實是像值得關注與後續觀察之議題。

e 767 copy編按:基於預警機與標準化資料鏈是現代空軍的標配,跨區防空與不同空域部隊集中指揮已是現代空戰常態。圖為日本空自的E-767預警機,指揮能力與E-3望樓同級。(照片來自連結)

 

不過航空自衛隊各地區航空方面隊在執行國土防空任務時,不論防空飛彈、火炮與預警雷達作業體系,不但是各個涵蓋區在地境線處會相互重疊,整個情報傳遞、目標指定與分配、攔截兵力派遣與接戰管制,都是整體統一作業,整個作戰指揮管制體系,並未依據各地區航空方面隊地境線有所分割;航空自衛隊戰機在執行攔截、查證與跟監任務時,跨越地區航空方面隊地境線根本就是家常便飯。所以雖然就聯合作戰來說,並不完全符合整體防空標準,但就航空自衛隊所負責日本全國國土防空來說,大體在空防任務上是符合整體防空理念。

img01編按:基本上,海自與空自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因為海自的長程反艦任務,向來都是由空自完成的。圖為著名的三菱F-2A支援戰鬥機,也是日本武裝部隊的空中反艦主力。(圖片來自航空自衛隊)

 

儘管如此,在航空自衛隊下屬航空總隊所直轄之警戒航空團、航空救護團、航空戰術教導團以及臨時偵察航空隊,其任務派遣與執行時,亦不受前述地境線所限制。直屬航空自衛隊航空幕僚監部,負有運輸、氣象觀測以及其他作戰支援勤務之航空支援集團,再加上負責教育訓練之航空教育集團與航空研發實驗集團,各項作業更是不受到航空自衛隊所劃設地境線與其相應空域限制。

各個軍隊組織體系圖與部隊駐地分佈示意圖,其實是理解掌握其日常運作、指揮權責與內部組織文化最理想參考資料。若是要掌握門道,從日本年度國防白皮書附件中,確實可以破解出許多值得繼續探討課題。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07-19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