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自衛隊遠程奔襲空降關島不過是作秀

2021-08-03 22:20:26 最後更新日期:2021-08-06 11:56:23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20210731003792陸自第一空降團(日文稱為第一空挺團)在關島傘降的情況。(陸上自衛隊推特照片)

7月29日日本陸上自衛隊駐千葉縣船橋市習志野市第1空降團,其為日本陸上自衛隊僅有之空降兵部隊,亦就是被各界所稱「習志野空降團」,派遣所屬百餘員兵力,會同美軍82空降師150名傘兵,自東京橫田基地搭乘美軍C-130型運輸機,經過5個小時長途航行,遠赴距離2600公里外關島,實施聯合空降訓練。 

日本媒體在報導此項演習時,循例強調美日同盟關係,更是繪聲繪影意有所指地表達,此項遠程機動空降訓練,係在提升島嶼防衛能力,並聲稱其假想目標就是對準中國大陸。儘管報導中並未明講,其實就是在為近年來東京不斷裝神弄鬼,聲稱其所訓練各項戰力,都是為“奪回”可能遭到中國大陸攻佔之釣魚臺列嶼,為此種惡人先告狀惡質謠言背書。 

2021073陸上自衛隊第一空降團 。基本上這支部隊更多利用短距離機降,而非長距離傘降。(圖片來自Hyper Douraku)

但是透過此種報導內容與軍事演練想定,卻曝露出日本軍事思維上諸多盲點,更證明出東京處心積慮地抓緊美日同盟關係,刻意維護其與華盛頓往來互動關係,因此在規劃演習時,其實並未真切考量演練想定在實際軍事作戰上之可行性。基於下列數項分析,吾人就可看出,美日聯手演練遠程奔襲空降關島不過是作秀,硬扯到島嶼防衛,基本上更是強辭奪理。 

首先就軍事作戰上來說,運用空降部隊進行遠程奔襲,有其前提要件,更有相關之配套措施。運用跳傘空降或運用旋翼直升機,甚至是運用定翼機或是滑翔機遂行機降實施空中突擊,甚或是迅速進出之空降襲擊特種作戰,基本上都是屬於攻勢作為;而且除極少數為獨立特種作戰行動外,多半都會成為策應地面攻略或是兩棲突擊主作戰行動之輔助支作戰行動。 

jd pr 08v編按:2003年第二次波斯灣戰爭中,作為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拒絕借出道路讓聯軍進入伊拉克北部,故美軍只有由意大利的基地直接空降士兵到伊拉克北部和庫爾德人的武裝部隊會合。由於美軍隨後也佔領該地的機場,C-17可直接投送物資與後續部隊,伊拉克北部的6個師也不敢輕舉妄動,聯軍成功阻止了這些部隊向南加入戰鬥的企圖。(圖片來源:美國空軍)

 

誠然藉由空降行動鞏固運輸機起降場,然後再由空中補給線,自遠處基地輸運後續重裝部隊進駐,開闢其他作戰正面建立防線,誠如2003年3月美國在伊拉克北部巴素爾(Bashur)地區,由第173空降旅執行之北方遲滯作戰行動(Operation Northern Delay),在表面上看起來是完全獨立由空降,再配合後續空運作戰所達成之主作戰行動。但就2003年美軍入侵伊拉克整體作戰行動來說,其亦為策應當時美軍攻略伊拉克南部主作戰行動,讓伊拉克軍隊腹背受敵,牽制其作戰兵力之輔助作戰行動。 

所以遠程奔襲空降特定目標區本身原則上係屬於輔助作戰行動,基本上是要奪取攻佔戰略樞紐,以便策應其他部隊主力。假若回頭檢視釣魚臺列嶼基本地形地勢架構,恐怕不論是端出任何島嶼防衛想定,都沒有辦法找到空降部隊能夠施展身手空間。就算是日本近年來鬼話連篇所聲稱“奪回”釣魚臺列嶼諸島之作戰構想,恐怕也沒有任何足以讓空降部隊容身舞臺。 

jd pr 09編按:無論是釣魚島或者日方經常聲稱受威脅的與那國島,都是面積相當小且山多平地很少的小島,而空降需要更大且比較平坦的降落場,更有甚者,若島上有敵人,這距離根本就在敵方火力壓制之下。這些島嶼的攻取 / 奪還,直升機機降似乎更好一點,不過普通步兵與水陸機動團都可應付,那又何必動用空降團呢?(網絡圖片及Google地圖)

其次就必須指出,空降作戰作為策應作戰行動,除本身必須達成指定任務目標外,更重要的是如何與其所策應之主作戰行動兵力,順利完成會師或是相互配合達成整體作戰目標。從1944年市場花園作戰行動(Operation Market Garden)最後功敗垂成,以及1953年東山島戰役,都顯現出傘兵確實必須仰賴突擊獲致戰果,但卻無法持久固守。美日聯手遠程飛航空降關島,假若沒有其他作戰行動課目相互搭配共同演練,如此勞師動眾所得演練效果其實相當有限。 

Bundesarchiv Bild 183 S73820 Arnheim britische Gefangene編按:空降兵部隊主要在敵後作戰,根據各國戰訓戰例,務必講求前線突破後快速支援,否則天生缺乏火力支援的空降兵,反而容易陷入重圍並受重創,甚至需要投降。圖左為市場花園作戰中的英軍第一空降師,圖右為奠邊府戰役中投降後下山的法軍殖民地傘兵營與外籍軍團?(圖片來自維基百科franceinter.fr)

再者則是可能有讀者會問,有無可能透過空降、空投或是空運作業,派遣空降部隊增援某個防守要地,在此種狀況下,遠程空降進行馳援,就應當能夠算是演練島嶼防衛守勢作戰。其實此種戰史實例確實存在,1954年初法越戰爭奠邊府戰役時,法軍採取所謂「添油戰術」,不斷向戰場受到包圍地區空投大量傘兵與補給品增援,但是到最後還是無法扭轉戰局慘敗收場。但是此項戰爭更加證明,假若沒有其他透過地面攻勢或是兩棲攻略行動,與受包圍傘兵與守備部隊會師,最後必然是無法支撐下去。 

此外更要強調,空降部隊極度仰賴迅速機動,才能透過奇襲獲致戰果;而遠程機動長途奔襲,不但在向目標區運動過程中,耗時較久難以保密,傘兵在機上輸運過程,旅途勞頓耗損體力對其戰力亦非利基,因此若非敵情顧慮較低之行政性空降,否則運用遠程機動向遠處目標區實施空降,確實是野戰用兵極不理想作戰構想;所以日本媒體在此課題大做文章,更曝露出整個演練缺乏具體成熟作戰構想

bild 101i 567 1503c 151 0編按:奧托・斯科爾茲內所率領的黨衛軍特殊部隊及空軍的傘兵部隊發動了二戰史上可能最成功的一次特戰行動,就是救出墨索里尼。不過傘兵團成功收集情報、部隊相對更少更易集中控制、突擊距離短且能快速撤退,都是「橡樹行動」成功的關鍵。(網絡圖片)

對比1943年9月12日納粹德國傘兵成功運用空降作戰行動,迅速援救墨索里尼之「橡樹行動」(Unternehmen Eiche),以及1944年5月25日在南斯拉夫慘遭挫敗之「跳馬行動」(Unternehmen Rösselsprung),就更可證明空降特種作戰兵貴神速,更要極度仰賴情報精確及時,同時還要考量退卻撤離手段與支援兵力。 

3121589A編按:相對來說事前部署並不周密,「跳馬行動」就草率得多,且動用超過800人的兵力進行一次類近特戰的行動,也變得難以控制。更有甚者,在初期突擊失敗後部隊規模亦過大,無法快速撤退,反而成為遊擊隊圍攻的目標。若不是後續的黨衛軍其他部隊及時趕到,恐怕負責先頭攻擊的第500黨衛軍傘兵營也難逃一死。(圖片來自維基百科yugoslavian.blogspot.com)

1943年10月納粹黨衛軍看到「橡樹行動」如此成功,因此東拼西湊希望建立本身所能掌控運用之第500傘兵營;但其所招募人員背景複雜,龍蛇雜處生葷不忌,最後這支雜牌部隊用在南斯拉夫戰場,希望活捉或是刺殺南斯拉夫抵抗德軍游擊部隊領導人,亦就是戰後南斯拉夫政治強人狄托(Јосип Броз Тито/Josip Broz Tito),不但是讓狄托逃脫,甚至還被其所發動反擊部隊圍攻,差點遭致全體被殲滅慘敗。 

31215892016年8-9月中國海警 / 海監巡邏釣魚台的船隻紀錄。(海上保安廳圖片)

最後必須指出,近年來日本政府與媒體面對中國大陸,特別是當北京決心在釣魚臺列嶼維持正常巡航決不退讓後,整個反應幾乎到達病態失序地步,所有任何軍事訓練風吹草動,都要往那個自我想像與欺瞞之“奪島”防衛想定上牽扯靠攏。美國與日本聯手推動此種演習課題,又強調遠程奔襲距離,並且未與任何其他演練配套;明明是基本訓練,卻要胡亂吹噓,可否顯現日本陸上自衛隊真正作戰思維,究竟能有何種功力嗎?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08-03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