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William:潘傑希爾谷地之戰 北方聯盟無力回天?

2021-09-07 18:37:40 最後更新日期:2021-09-08 19:35:35
William Lam

現實中只是個小職員的軍武 / 科普愛好者

 

panjshir valley潘傑希爾谷地的景色,明顯部分谷地極為狹窄,而部分則有較闊絡的環境,而且景色優美。很難想像塔吉克族人這30年內在這狹谷中先後對抗蘇聯及塔利班的進攻。(網絡圖片)

 

這篇文剛開始寫時,阿富汗內戰正式進入尾聲,塔利班還在圍攻潘傑希爾谷地的反抗軍「阿富汗全國抵抗陣線」(National Resistance Front of Afghanistan由於主體是臨時編組而成的「新」北方聯盟部隊,故有人直接稱之為北方聯盟,以下簡稱NRF),小弟當時估計會是一場持續數星期且甚為險惡的戰鬥,但想不到過不了兩天,就傳出塔利班衝進谷地並擊潰大半NRF的部隊,進展之速有點令人意想不到。由於現在消息仍十分混亂,只確定NRF已經放棄其大本營,本文將嘗試就現有所知資料,簡述這場可能是阿富汗內戰這階段的「最後之戰」中雙方攻防上的特色,以及塔利班為何能輕取NRF

2.3 ARN 1阿富汗全國交通要道圖,紅色箭嘴所指是潘傑希爾谷地的位置。圖中呈θ形的全國主要公路系統,清晰可見。(地圖來自)

 

 

戰前形勢

阿富汗中央地區及東北部是興都什山脈,而國境四周則為低地,這點對於關注阿富汗局勢的人而言是常識,亦因為此,阿富汗全國交通並不發達,而最主要的交通幹道有三條,呈θ形貫通整個阿富汗地區,這三條幹道分別是經喀布爾南下、環繞阿富汗南部的H-1環形公路、環繞阿富汗北部並經薩朗隧道回到喀布爾北部的AH-76公路(阿富汗至烏茲別克的最主要幹道,也是由薩朗隧道、薩朗山口接駁至普勒胡姆里,再往北出國境),以及由喀布爾西北沿中央山脈西出,接通巴米揚與西部重鎮克拉特的A-77國道,三路的東部交匯處就在喀布爾北面30公里的巴格拉姆市,這裏不單有阿富汗境內最大的巴格蘭空軍基地,也是東阿富汗的「十字路」,若計算由巴格拉姆向東北方向連接阿富汗東北部及瓦漢走廊的小公路,那巴格拉姆也真的變成「大十字」。

240467745 4067924883335678 1363652221755115360 n地形圖中紅圈者為整個潘傑希爾谷地,紅色箭嘴者為兩條國道的走向。單由地圖所見,對於潘傑希爾谷地對於薩朗山口及薩朗隧道的拑制形勢非常明顯,同時這裏也是進入阿富汗東北地區主要幹道,前蘇聯入侵阿富汗時,北部的聖戰士就長期以此為據點,多次斷絕蘇軍進攻東北地區的進攻,而20多年前幾乎佔領全境的塔利班,也因此地區的天險而無法越雷池半部。因地理形勢優勢,NRF才以這裏再一次作為反抗重心,然而和上次不同的是,他們再沒能控制東北部,這個山谷就是他們的前線與後方……(圖片來自連結)

 

基於巴格拉姆北、東及西三條主路都是依當地山峽 / 谷地而建,結果這三個山口 / 谷地同時也是戰略要衝-A-77國道所在的希巴爾山口;AH-76 公路所在的薩朗山口,以及通往東北地區的潘傑希爾谷地及後面的卡瓦克山口。前阿富汗副總統薩利克(Amrullah Saleh)及北方聯盟現時的領袖小馬蘇德(Ahmad Massoud)所統領的、主體由剛重組的北方聯盟部隊外加上部分原政府軍殘兵組成的NRF部隊,就是盤據在潘傑希爾谷地至卡瓦克山口一帶,準備像二十五年前一樣,與尚未完全站穩的塔利班盡行長期抗戰。事實上,潘傑希爾谷地傳統上退可守住阿富汗東北部,而由谷口衝出的話有機會完全切斷中部與北部與首都之間的交通,更重要的是其衝擊足可令親北方聯盟的部分部落派系的長老伺機起而反對塔利班管治,塔利班的形勢就會岌岌可危。

image1170x530cropped對於一個人口二十年內暴增兩倍(這速度可是比很多鼓勵婦女變成「生仔機器」的極端伊斯蘭教國家還高得多),但耕地面積只有全國10%且半數棄耕、不少用來種罌粟的國家而言,糧食問題是相當嚴重的。然而這幾年阿富汗政府更多是靠國際糧食救濟和利用援助購買較為便宜的糧食,並沒嘗試去改變這情況……圖為聯合國糧農組織在阿富汗的救濟車隊(圖片來自連結,©WFP/Arete/Andrew Quilty)

 

這場仗雙方都受同一問題所困擾,那就是……糧食物資。NRF所盤踞潘傑希爾省人口只有17萬人,而土地面積也只有3600平方公里,基本居民都是塔吉克族。其耕地地面積不多,絕不可能供應到反抗軍的糧食所需,那他們就需謀求在短期內取得重大戰果或接受到糧食物資外援,否則糧荒問題惡化,他們更難守得過冬天。

 

另方面,塔利班已享全國資源及交通權,兵力也有相當大優勢,可更有效集中兵力,但同樣也面對糧食緊促的問題,這是因為近二十年來的人口暴脹及資源縮減,加上農地本來就不足,需要更多糧食輸入。然而現時巴基斯坦一帶因為新冠疫情影響,糧食也不充裕,支援有限,由北方烏茲別克與塔吉克南下的公路可說是重要的糧食來源。若果反抗軍衝出山谷口影響AH-76公路的運輸,阿富汗的糧食危機隨時變成人道災難;更重要的是,由於西方已暫時扣留了對阿富汗的援助及禁制了其原有的銀行儲備,糧食援助已暫停了相當時間,就算反抗軍沒有伺機而出,等到冬天糧荒開始出現時,塔利班的管治也會出現重大危機,部分部族甚至可能伺機而起。這也間接迫使他們需速戰速決。

 

 9月4日至5日流出部分片段,指NRF的士兵以炸塌狹俗、掩埋道路的方法阻止塔利班進軍,此時他們應該已發現塔利班由山頂來的滲透,但很可能出於兵力不足,被迫出此下策,利用犧牲自己的機動能力,來阻止進攻。

 

兩軍的交戰大約在上星期二(8月31日)正式開始,但早期行動其實在23日已展開,NRF佔據的地區佔領了包括潘傑希爾谷地在內的潘傑希爾省一半以上地區及巴格蘭省與帕爾旺省的個別地區,至於塔利班就明顯佔領全國大部分地區且對NRF完成合圍之勢。雖然NRF據有戰略要衝,但主要兵力都在谷地中,軍旅的可移動方向並不多。

這場戰役有關多關鍵因素,包括雙方兵力數量、重兵器多寡、攻擊路線及防守兵力分布等,但形勢很明顯,據說只有10000人左右的阿富汗全國抵抗陣線在人數及地利上居於劣勢,守得穩但很難衝出去就是;相對地,雖然NRF的前鋒很容易衝出來切斷巴格拉姆的要道,但塔利班部隊仍佔有道路網,而且能在谷口兩端陣兵,且人數比NRF多不少,至少要封死NRF衝出來還是相對容易得多。

 CH 4B9月7日阿富汗潘傑希爾谷地形勢圖。紅點表示仍在NRF手中或交戰中的市鎮。由於圖表已更新,並未能顯示9月1-4日雙方形勢,小弟標出9月1至4日雙方戰線分佈,以及塔利班北方的「奇兵」滲透及攔斷狹谷的地方。事實上這滲遊過程有點像三國時代魏滅蜀之戰中,鄧艾親率奇兵出陰平、越過龍門山-大巴山一帶然後衝向江由市,進而令蜀國全戰線崩潰的情況。(資料來自維基百科地圖)

 

 

由不斷的零散戰報得知,塔利班的攻勢是由潘傑希爾谷地兩端入口及巴格蘭省中部開始,發動東、西、北三面進攻,其中北路最初是奪回NRF在巴格蘭省南部幾個八月中佔領的縣城(大約是8月23至31日之間),而東西兩端的攻勢最為明顯,阿塔似乎是想用重兵攻擊卡瓦克山口及Gulbahar區,從而衝進谷入夾擊NRF,卻遭遇嚴重抵抗,NRF甚至聲稱擊潰這兩地的攻勢並圍困過千名塔利班成員(無法證實)。不過這兩三天的戰報卻開始逆轉,在谷口兩端似乎未被突破的情況下,有塔利班人員衝進山谷,不但佔領在谷頂的村鎮,更進而至少由兩處地方切割了潘傑希爾谷地內的交通,主力部隊及首府巴薩拉克市(Bazarak)之間的交通完全斷開。至今日更有部隊滲透並佔領了首府。至現時為止,戰鬥仍在持續,但山谷中的塔利班部隊似乎已站穩陣地並完成分割NRF部隊的戰線,消息甚至指部隊部隊已逃進東南邊山區,形勢似乎已倒向塔利班一方。

 24046B自潘傑希爾省首府巴薩拉克市(Bazarak)於9月6日被攻陷後,也標誌著NRF失去戰鬥意志,擋在谷地南部入口Golbahar地區附近的NRF部隊也很快投降,很多人交出武器及收了塔利班的「路錢」後就離開狹谷,返回老家。看來相比起廿年前這,這支NRF的戰意還是相當一般……(照片來自[email protected]

 

勝負之關鍵?

之前已可見,NRF本身兵力已不足,明顯是想穩守易守難攻的谷地和塔利班對峙,把這地區變成阿富汗版的「伊謝爾倫迴廊」(當然,NRF肯定沒人讀過《銀英傳》,連一般戰史也應沒有幾個),然後徐圖再舉。然而,這種想法也太過理所當然,似乎未有想到塔利班其他部隊越過山領滲透谷地的問題。

 

The northern alliance 600x450當年先後抗擊蘇聯及塔利班的聖戰士 / 北方聯盟,早已解甲歸田或升官發財去了,今天的NRF外無強援(當年中亞及俄國反塔利班力量,到今天除塔吉克外都幾乎沒影了),內又給塔利班佔有絕對優勢,就算有十個老馬蘇德都無法創造奇跡。(圖片來自連結)

 

由整場戰線的發展來看,塔利班很可能是利用潘傑希爾谷地東西兩端的佯攻,吸引NRF將部隊集中至兩端防守,同時正在巴格蘭省南部掃蕩NRF的部隊滲透進山谷,等到谷地中NRF守備進一步減弱才展開突襲。若是如此,其部隊的協調及調度其實也有相當的水準,而且由於經高山徒步滲透20多公里,北面進攻的塔利班部隊也要一兩日時間而且只能帶不太重的支援火力(如只有迫擊砲或無後座力砲),甚至部隊規模及彈葯糧食都有限制,也需要更多時間才能集中兵力,這是十分冒險的舉動,負責的部隊也應該是精銳部隊。然而,若果NRF能加強山脊線的監察,並預備足夠的後備兵力,在山谷中的小平地更容易進行機動,從而能對塔利班的滲透部隊加以攔截,戰線也不會那麼容易給截斷了,由此可見往日的北方聯盟,雄風已經不再,而塔利班作戰部隊的指揮也已遠在二十多年前的水平之上了。

 

24046C美軍撤退及原政府軍潰敗,雖然沒有多少先進武器落入塔利班手中,但那些對塔利班並不重要,得到更大量前蘇聯火砲如D-30、具抗地雷與中小型IED能力的MARP反地雷機動車、各種越界載具及可作數公里直接射擊支援的小口徑高射砲,才是在阿富汗山區機動及進攻的利器,再加上受針對性訓練及西式裝備的部分精銳步兵,似乎才是今次作戰勝利的關鍵之一。(圖片來自[email protected]及網絡圖片)

 

另一方面,原本被部份台港媒體褒揚得很厲害的NRF,本來形勢就不太好:當年北方聯盟就算有馬蘇德指揮,都和塔利班打得很辛苦,且原北方聯盟部隊原本只是北方部落族望和軍閥的混合體,且廿年前阿富汗內戰告一段落後已基本解散,各派不是進了政府混日子就是回到各部落繼續當山寨王,甚至大部分都年老力衰,無法接戰了,二十年後臨時重組的,只是一堆空有其名的殘軍,一邊是訓練不足的部落戰士,另一邊也是訓練不全且士氣低落的政府軍殘軍,和意氣風發且火力比以往更充足的塔利班士兵相比,還是算了……

E dUrSpXIAUSMwr就塔利班放出的片段,顯示他們虜獲了NRF大量蘇製舊式火砲武器,不過這些武器似乎並沒有投入戰場。由於早前有報道指阿富汗政府軍的學習能力較低,協助教授戰鬥手支巧竹的聯軍訓練人員沒能教授他們運用榴彈砲之類的曲射支援武器,加上新的北方聯盟部隊都是臨時征召的,他們無能力操作這種野戰砲也許並不意外。(照片來自[email protected])

 

 至於領導層也無法比擬。要知道NRF勝利的唯一機會是激起阿富汗各部落反對塔利班管治的情緒,但……前副總統沙利特是阿富汗政府內比較有能力的情治官員,但任內卻力主制衡軍閥,要各地勢力忘記前事而支持他亦非常困難;小馬蘇德就更不用說了,雖是當地望族及英雄馬蘇德的親子,但只有外國軍事教育資歷及留學經驗,在國內並無領軍打過仗,而且大部分也只是以地方望族及政治人物形式出現,能否率領談不上現代化的部落軍事聯盟對抗塔利班,本來就很有疑問。事實上他們在八月份臨時組織起反抗力量時,也只有份屬同鄉的潘傑希爾省塔吉克人支持,其他部落領袖基本都和塔利班達成協議,加上「舊怨」及領導層缺乏經驗與威望,要取得部落支持根本就難上加難。

24046D當年雄獅馬蘇德之子小馬蘇德,雖然仍是阿富汗塔吉克族的望族及阿富汗比較著名的政治人物,但由領軍經驗看反而像個趙括,而且之前又給揭發在阿聯酋藏有不明來歷的數千萬美元資產,實也令人懷疑他是否也只是個染了官場惡習的紈絝子弟而已。

 

CH 4整場衝突好像在最後兩三天突然翻盤,NRF軍心忽然瓦解,有指是不明國籍的國產CH-4無人攻擊機攻擊幾處指揮部、擊殺數個NRF前線指揮官,令NRF指揮失靈所致,而該區擁有CH-4的國家,就只有巴基斯坦。不過這點只是NRF的一面之辭,並沒有任何第三方消息可以佐證。(圖片來自巴基斯坦防務論壇)

 

後記:

 

已幾乎肯定被擊潰的NRF已經表示會轉為遊擊戰,與塔利班繼續周施。阿富汗山區本來就是遊擊戰的好地方,然而NRF今次的對手可是更擅長遊擊戰的塔利班,而且遊擊戰無論如何也需要根據地及外國支援,而這不單視乎阿富汗境內不同部族對塔利班日後管治是否服膺,也視乎其他國家是否肯支援NRF。

不過對於剛打勝仗的塔利班來說,未來一年才是最大考驗的開始:糧食危機、部落長老可能向塔利班政府討價還價、如何處理地方勢力、塔利班內部派系衝突、在保守伊斯蘭教信徒與城市精英分子間取得施政平衡、如何保證財政資源不會陷入過度的赤字,並獲得新發展的資金等,這些部分是過去塔利班政權未曾面對過或未能成功應對的。事情若處理不佳,全國各地勢力有機會再次反對塔利班的管治,那NRF並不無可能敗部復活,再次壯大。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09-07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