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高層通聯之技術因素與程序

2021-09-30 22:16:51 最後更新日期:2021-10-02 13:22:32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ASA1編按: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 (General Mark Milley) 出席聽證會。(YOUTUBE擷圖)

 

今年9月中旬美國媒體依據兩位記者針對川普總統執政末期舉止失控行徑,撰寫以《險境》(Peril) 為名新書,其中提到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 (General Mark Milley),因擔憂前總統川普在任期尾聲任意動用核武,因此透過高層通聯機制,直接與中國大陸高階將領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通話,提出相關報導。報導刊登後隨即遭致川普總統陣營斥為通敵叛國,因此掀起華府政壇風暴;但在白宮發表聲明支持密利將軍此舉之後,爭議很快就平息下來。 

ASA2編按:古巴飛彈危機前,美蘇沒有直接聯線渠道,危機當中雙方只能靠大使館、海底電纜甚至間諜傳送訊息,而且在過程中無法得知對方即時反應及立場……稍有差遲就真的發生核戰。這亦是美蘇熱線建立的最主要原因。(網絡圖片)

為何國際社會各個不同國家或是國際組織間首長們要建立直接通聯機制,諸多學者咸信是起自於冷戰期間多次軍事危機,美國與蘇聯幾乎要搞到兵戎相向,甚至還有可能會動用核武,因此為避免誤解誤判,就由華盛頓官僚體系主動倡議,與莫斯科直接建立最高領導人「熱線」通聯機制,並且為求妥善縝密,通信過程不會被第三者干擾、竊聽或是偽冒混淆,美國最初還主動與蘇聯分享許多當時最先進之通信與保密科技。 

其實遠在冷戰之前,人類社會進入電話直接通信時代後,各國高層透過電話通聯直接交換意見,就已經是相當普遍現象。只是許多國家領導高層未見得能夠精通外語,所以只有使用相同語言盟友,才能夠不必透過翻譯人員協助,順利溝通政策並且直接化解歧見。 

 編按:電恐懼的總和中,主角傑克.雷恩利用美俄熱線直接向俄國總統內默羅夫通報自己對核子恐怖襲擊的調查結果(當時美國總統所在的E-4B「國家空中指揮中心」(NAOC)也同時得知通訊內容),借以阻止核戰爆發。片段正確描述雙方通訊主要 形式,唯可能情勢太緊急,沒能轉成拉丁文特定語言,主角索性使用英語直接傳訊。

 

所以當出美國與蘇聯專為避免誤解誤判導致核武衝突之熱線通聯機制,其實並不是透過語音電話進行通聯,而是利用加密之電傳打字機作為溝通熱線,同時為是雙方能夠在相同基礎與條件下溝通,因此所使用通聯語言,既不是英語亦非俄語,而是一套經過精密定義之拉丁語彙,每個辭語都有嚴謹意義,所以整個說明意圖澄清核武戰備態勢用辭用語,都不會具有彈性模糊空間,美國與蘇聯專門為此通聯機制,建立過詳細協議,並且共同訓練支援通聯作業人員。 

TAT 1 largerMap編按:早期的熱線通訊需經TAT-1海底電纜及以直布羅陀為中繼點的無線電通訊進行(左圖),轉折需時又有被竊聽甚至入侵的可能,至1971年時美蘇兩國協議利用軍用 / 民用通訊衛星進行直接連線,美國採用了兩枚 Intelsat II,而蘇聯則採用了兩枚閃電二型。(圖片來自連結1RF CAFÉGunter's Space Page)

後來從此等高層通聯機制開始,強權大國開始認識到,許多政務首長間亦可利用此等通聯機制,作為相互溝通與協調管道,特別是希望獲得對方明確回應所提意見,以便在本身官僚體制內,啟動後續協調作業,與其在低階官員工作協調過程上浪費時間磋商,毋寧先透過高層直接通聯,取得他國溝通對象諒解與信任,然後再回過頭來,讓雙方低階官員與幕僚主管依據通聯內容,理解政策指導與作業原則,以便突破官僚體制內本位主義所造成之推託阻力。 

 

 編按:介紹美蘇熱線建設過程的YOUTUBE片段。

就本次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將軍與中國大陸解放軍中央軍委作戰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雙方進行電話通聯之技術因素與程序來說,絕無可能是由密利將軍自行作主私相授受行為,而是必然依循下列多項必須遵從之程序。否則就美國政治文化與官僚體制來說,絕對是紙包不住火,早就爆發出嚴重紀律事件,參與其事所有作業人員都會立即受到處分,怎有可能還會拖到讓前述作者在其書中爆出該事,才會被世人所知曉。 

華盛頓與北京進行此等高層通聯,首先就必須依據規範協議,按照標準作業程序辦事;美國確實是與中國大陸根據高層通聯作業簽訂過相關協議,未能確保通信可靠,不會被第三方所竊聽、干擾甚至偽冒,華盛頓確實亦與北京相關聯繫共同作業單位,分享特定通信保密科技。 

ASA6編按:七十年代初期五角大廈地下「國家軍事指揮中心」中的美蘇緊急熱線終端機,主要設備都是電動打字機與各類早期電腦、電子編碼器。(Youtube擷圖)

甚至雙方都明確理解本次通聯過程中,雙方首長所在位置,其中美方應當是在五角大廈地下掩體內之美國「國家軍事指揮中心」(NMCC:National Military Command Center),而中國大陸就應當是位於北京香山軍事指揮所內。為何會選擇在固定地點進行通聯,其實就是因為考量相關幕僚作業與通信設施需求所致。但是在緊急狀態,此等高層通聯亦可以透過通信中繼設施加以聯結,讓通話者所在位置獲致更高彈性。 

其次就是必須獲得高層授權批准;只要國家軍事指揮體系與政務運作系統能夠正常運作時,此等高層通聯絕對不允許擅作主張先斬後奏。不論該項通聯繫由何方主動提出,當提案發起後,雙方都必須各自依循其本身政務運作架構,透過幕僚簽呈作業逐級會辦審核,以便最後獲得通話者上級批准,才有可能付諸實施。不論是由何等層級進行此種通話,除最高領導人係由本身裁奪定案外,其他都須由通話者上級,具有核定權責長官批准,絕對不是由通話當事者本身核准就可定案。 

 524c5c701987e713cb13b245bc編按:必須指出的是,美蘇熱線並不只是兩國爆發戰爭風險時用,也是兩國國內危機或國際危機時用的,借對事件的立即表態來表明立場及讓對方有時間應對。事實上,該線路第一及第二次緊急使用,就是63年11月甘迺迪遇刺 (上圖) 及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時。(網上圖片)

再者是必須藉由幕僚體系,建立擬答應對方案;儘管高層通聯經過事先聯繫協調,雙方大體上都已經理解該項通話真正性質與相關內容要點,但是為避免出錯,能夠適當表達本身政策與立場,又在雙方通聯紀錄上不要留下任何可能產生後遺症之失誤,因此雙方幕僚體系都會依據通話構想,預先擬定相互應對答話方案,甚至還要詳細列出回應特定問題時,必須斬釘截鐵說出之特定政策語辭。整個過程是步步為營,以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形容並不為過。 

此外就必須在國安團隊跨部會體制運作下進行,誠如前述所提在簽呈高層通聯以便獲得准許階段,就必須會同各個幕僚體系共同辦理,特別是美國國家安全體系特別重視此等跨部會協調機制,同樣中國大陸在政治運作上,在共產黨統一指導下,軍事體系對外通聯互動時,必然亦是要與外交以及情報部門相互通報,甚至還要會商確認基本立場,以便策訂通話基調與應對原則。美國與中國大陸在應對國家安全事務時,都是講求跨部會團隊運作模式,因此整個通聯絕對不會讓國安團隊任何成員或組織被蒙在鼓裡,造成日後紛爭內部爭議。 

1508910058015 447 716x403編按: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至現在還是擁有國家重要事務的知情權甚至決策權,而且照現在研究,與軍委會常委一樣,他們還繼續保有核武反擊權的啟動密碼。(中央電視台視頻擷圖)

而且必須在通話後與通話對象核對通話內容,確認其使用辭彙精準無誤;在此必須特別指出,基本上雙方僅會確認對方所記錄本身發言內容,但是對於通話對象如何轉譯通話內容,原則上絕對不會表達任何意見。究其原因就是因為高層通話基本上是各自表述,並不會單憑通話就會認為口說無憑,因此立即同意建立共同協議,這種狀況幾忽視不可能會發生。所以在各自表述狀況下,只要確認對方精準獲知本身發言內容就已經足夠。 

換言之,就是美方只會核對中國大陸是否精準完整接收與記錄其發言內容,當然此等發言內文是以英文加以記述,但是北京後續要將其如何轉譯,這就不是華盛頓所感興趣或是要負責處理事項。同樣北京亦只會關注其所表達中文,華盛頓作業人員是否完整記錄,至於要將其轉譯成怎樣之英文文字內容,這就不是北京方面所要關切與負責事項;雙方各自為其文字翻譯作業自行負責,因為通話內容畢竟到最後不是共同協議。  

ASA3編按:公開的證言已指當時幾乎整個內閣高層都知道此次通訊並獲報告最後結果,包括被視為內閣中最重要的特朗普支持者蓬佩奧(圖),有理由相信國防部事先已向內閣報告過情況並建議展開通話,甚至可能是內閣要員在國內形勢極度緊張時,背著特朗普提出這項建議……(Youtube擷圖)

同時必須建立完整記錄,同時向上級提報結果;依據密利將軍在美國國會參議院調查通話事件所提出證辭顯示,其通話當時曾向國務卿龐皮歐 (Mike Pompeo,即港譯的蓬佩奧)、白宮幕僚長梅多斯 (Mark Meadows) 以及代理國防部部長米勒 (Chris Miller) 報告結果。其實不僅是此種直接回報重要上級,高層通聯前後必然都是要列入每日提報國家領導人之當日情報摘要報告內,期能留下回報通聯活動之法定記錄。此外整個通話內容都要建立完整記錄逐級上呈,讓通話者所屬國家安全指揮架構上級長官能夠透過官僚運作體制掌握狀況,並且依據通話結果下達政策指示;同樣其他國家安全團隊內相關部會,亦會從跨部會協調管道獲得完整資訊。 

 1624711017608 834 1000x563編按:中美熱線據所知是2008年後正式開通並於2015年進一步升級。本年5月中美關係相對緊張時,有美國官員表示中美熱線對方「並沒有人接聽」,由熱線的進行型式得知,這應是中方收到通訊後決定不作回應。這件事得到兩個疑問:1, 當時美方所通報的是否只是一般表態而不是危機時使用的?2, 他所講的熱線,是否只是雙方緊急通訊系統中層級較低的?圖片是中央政治局委員開會地點——北京懷仁堂。(中央電視台視頻擷圖)

 

最後就是必須依據實際需求,列入情報資料或政策指示,向下級分發運用;誠如前述,當通話後記錄上呈權責首長核定結果時,若上級依據本項通話結果下達政策指示,當然就要透過正式政務命令發布管道,向下級頒布此等政策指示。假若位曾下達政策指示,高層通話活動本身就具有情報價值,讓下級單位獲知高層曾有此等活動,亦是適於列入情報資料,提供下級部隊、駐外館處或是情報單位掌握運用,至於通話內容更是要交付相關單位辦理後續業務。 

總而言之,高層通聯在事前不可能一手遮天,事後更不可能讓其泥牛入海毫無效應,華盛頓政壇因此事捲起政治塵埃,只能說川普團隊成員必須遮羞掩蓋醜態,所以才會如此故作姿態推卸責任,講穿了就是怕砸掉未來川普仍試圖復出再選總統之競選票房! 

 

編按:作者原文中所有人物的中文譯名為台灣使用的譯名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09-30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