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續論機艦戰術演練參證指標

2021-10-13 00:20:52 最後更新日期:2021-10-14 12:37:09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pic編按:就算是軍機帶彈飛行,也未必是什麼攻擊演練,也可能只是一般的武器模擬射擊訓練,或者純粹讓飛行員熟習新武器帶彈飛行後氣動特性上的改變而已。圖為TU-22M5掛載兩枚新的KH-32超遠程反艦巡航導彈進行測試。(人民網圖片)

上週筆者於《輕新聞軍事博評》以「解析軍事活動戰術意涵之要素」為題,為讀者介紹如何海空機艦動態,解讀其是否實施戰術操演,抑或是僅進行基本航行訓練,所必須掌握參考之各項要素。 

該文刊登後,獲得許多讀者回應,紛紛希望能夠更深入理解海空機艦儎臺,若是在進行戰術操演時,是否還有其他參考查證指標,可以用來判斷軍事動態實際威脅程度高低;在此應讀者要求,繼續介紹其他相關徵候,提供軍事愛好者參考。 

unna編按:為發揮最大的擾索效率,無論是單架還是多架反潛直升機,都需要依據特定的幾何模式來進行搜索,以確保沒有聲納死角。圖片及資料來自"Construction of Optimal Anti-submarine Search Patterns for the Anti-submarine Ships Cooperating with Helicopters based on Simulation Method" 及 NAVAL NEWS

首先必須提醒,要執行海空儎臺戰術演練,必須建立適當參考基準點(datum),以便依據參考基準點座標管控所有海空機艦儎臺所要執行之戰術運動,甚至在必要時,還要利用此等座標點,來設定實彈射擊演練之目標與安全方位。 

此等參考基準點未見得都是靜止座標點,有些時候還有可能產生推移變化,但有時卻會固定於特定地理位置。比方說像是反潛搜索與偵察演練,通常是選用潛艦最後可被確認位置作為基準點,然後海空反潛機艦就會依據此基準點,配合預備選用之偵查與搜索裝備,展開各項空中反潛搜索飛航運動。同樣水面反潛艦與水下潛艦亦是依據基準點,展開各項搜索戰術運動。

 0594編按:解構對手演習,除了清楚戰術單位的戰位與通訊外,更要留意更高階層單位的動向,例如長程偵察及目標指示機,以及作為早期搜索和定位的、軌道上的海洋偵察衛星。左圖為俄國著名的神話系統—US-A核動力雷達偵察衛星及US-P常規被動電波接收器偵察衛星,右圖為蘇聯海軍TU-142長程搜索機。資料來自Russian Space Web及網絡圖片

當海空機艦載臺透過戰術運動,以便發揮偵蒐裝備最佳效能,能夠偵獲可靠之潛艦位置資訊時,此項參考基準點就會立即轉移到最新偵獲目標動態所在位置,並且賡續展開目標確認、辨識敵我以及選擇反潛武器進行攻擊潛艦之各項後續戰術作為。 

但有時戰術操演未見得是能夠獲得特定基準點,而是必須針對特定寬廣地域實施戰術操演,例如演練掃雷戰術或是對沿海地域實施岸轟作業,甚至空中戰機對地實施打擊任務,其目標就未見得是單個目標點,有時炸射目標區會是相當寬廣地域或是海面。但儘管目標區是寬廣地域或是海域,通常還是會利用顯著地形地物,甚至還會利用特定信號發射源所在位置,作為管控戰術運動與運用各項裝備、器具以及發射武器所需之參考基準點。 

unna2編按:朝鮮的彈道導彈測試就是利用特別地形來作為靶場的:由於陸地面積不足,朝鮮更多是利用大約兩個離岸小島作為靶心,一來地形比較顯著,就算是用雷達或光學作終端導引,也容易測定;二是因為該島有特定面積,若用來計算命中率(CEP)也相對容易。圖片來自NK-NewsMissile Threat

假若是與假想敵兵力進行機動對抗操演時,此時參考點就會隨著假想敵運動軌跡,不斷產生推移變化,此時對於進行戰術演練海空機艦之運動管制,就會增加其複雜度,整個針對假想敵進行攔截接戰之運動軌跡,就會與針對靜態目標之運動模式產生極大差異。 

說實在話,要想落實戰術演練獲得具體成效,就必須採取能夠產生相互應對之對抗性演練,因為實戰狀況下敵方目標必然不會傻傻地待在特定地點,不去採取任何迴避運動等著遭人攻擊。甚至在戰術演練中,還有可能安排演練兵力遭致假想敵實施反擊,或是運用各種電子對抗手段,增加演練兵力運用適當戰術運動接敵作戰之難度。 

 

 環太平洋演習中經常出現的攻擊除役軍艦靶訓練,除了讓參與各國軍艦來一次真正的實彈射擊之外,其實實戰意義並不足夠。

相對於前述此種充滿變數之對應性戰術演練,海空機艦儎臺基本航行訓練所構成之軌跡就相對單純,其航向、航速與高度切換,都可明確辨識出其規律性,絕對不可能像是戰術對抗操演般,必須同時觀察演練兵力與對抗假想敵相互運動軌跡,才能夠理解為何雙方會採取此等航向、航速與高度,甚至還會配合發射相關誘標或是電子對抗信號,唯有獲得到完整資訊,才能充分掌握整個戰術演練來龍去脈。 

沒有假想敵之戰術演練就好像是對著空氣打拳,能夠獲得效果確實有限,就算找個沙包來對著打,都會遠比針對著虛無飄渺空氣揮拳,能夠產生更大訓練效果。所以要判斷海空機艦演練動態究竟是僅限於基本航行訓練,抑或是演練特定戰術作為,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在於能否透過各個不同儎臺之運動軌跡,確認出此等海空機艦兵力若要進行戰術演練,所必須遵循之參考基準點。 

 鋒qqq編按:轟炸機發射大量巡航導彈或特大型彈械時,會保持航向一段較長時間,且空投後機身變輕可能有高度變化,甚至進行大幅度轉彎逃離現場。(網絡圖片)

不過在此種判斷過程中,更必須注意到有些海空儎臺運動軌跡所依據之基準點,其實透過間接連結所建立此等互動關係,而不是直接依據參考基準點之位置來管制其戰術運動。正式因為各個子任務部隊兵力其基準點未見得相同,因此要能夠透過顯現各個不同編隊之戰術圖像中,辨識出其各自所負責之任務項目,相互如何搭配呼應遂行其所要共同達成之整體任務目標,這才是分析海空機艦動態最重要關鍵所在之處。 

比方說,運用空中機群實施對地打擊任務,其負責進襲目標之主任務機群,其基準點自然就是敵方目標,並且該基準點將隨著敵方目標運動而隨時變換推移;但負責提供掩護之待命策應戰機兵力,則是隨著主任務機群運動軌跡而隨時轉換,儘管其或許有可能在特定空域盤旋待命,未見得要與主任務機群隨時保持緊密之相對位置,但其參考基準點顯然就是主任務機群,而與敵方目標並無直接關係。 

ed456773a4b941598c7ca611638545a6編按:將來各國的網絡中心戰空戰體系愈加成熟後,過去各國空軍中戰術單位的攻擊隊型可能不復存在,蓋在大規模的高速資料鏈運作之下,各單位可以更為分散,卻仍有著相當緊密的資料聯係更新,分進合擊可說更易達成,(資料來自連結,圖為歐洲未來空中作戰系統的構成想像)

所以當海空機艦兵力在進入特定海空區域後,突然轉換其原先所保持之緊密編隊,或是乾脆解散整個編隊,此時所顯現之兵力分散樣態,未見得是在戰術運用上毫無章法,從兵力分別派遣運用,並指向各自不同目標,或是在各個不同海域或空域就位,其實從海空儎臺之戰術運用來說,兵力分合更是戰術轉換變化重要關鍵,更利於掌握理解該兵力指揮官所抱持之敵情判斷,以及由此所產生之戰術決心。 

 3051746933306f757668編按:若果有詳細留意西太平洋美軍動向,再看看解放軍沿海軍機出海演習的日期與數目,會發現近期出海大規模攻擊演習其實都和美軍動向有關,這無論對美還是對台灣有關方面都是釋出明確訊息。惜故意操作民粹的媒體(或更上層者)有意在新聞或訊息發佈中故意將兩者割裂,有甚麼目的其實也很明顯,圖為搭載4發鷹擊12長程反艦導彈出海演習的轟6K型轟炸機。(台防務部門圖片)

總而言之,要能解讀海空機艦動態所展現之戰術作為,其實是個相當複雜過程,因此很難說是要藉著擺出某個特定編隊隊形,就能夠讓其所指定對象理解其所要傳達之政治信號。假若真是能夠如此,就不會必須讓戰機從對手艦船接近主桅杆高度,以俯衝姿態呼嘯而過,明顯地透過接近到如此距離,以此種高度威脅態勢來表達政治意圖與立場。 

在遠距離透過各項偵搜系統所顯現之戰術圖像中,要能夠從不同目標迴跡以及相對運動軌跡中,判讀出對方究竟是在採取何種戰術編隊,或是展現出何種戰術態勢與作為,其實是相當高之挑戰。因此保持很遠隔山打牛距離,要讓對方花費工夫去解讀與臆測,其實無法保證對方能夠充分理解。所以要傳送政治信號,就必須緊迫接近,甚至擺出威脅態勢從桅頂飛越,必然是要明明白白地告訴對手,絕對不會讓對方從運動軌跡與態勢中去亂打啞謎!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10-13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