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從航艦標靶評估反艦彈道導彈發展狀況

2021-11-12 23:18:31 最後更新日期:2021-11-14 10:43:27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China Carrier Target Range編按:HI SUTTON網站為美國海軍學院標示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縣靶場的衛星照片,當中標出了各個航母、驅逐艦標靶,以及模仿艦船的機動標靶車與路軌的位置。這種建在平坦沙模上的大型移動靶有其好處,一來內陸地區難以讓外國得到反艦彈道導彈的碎片進行分析,二來這種靶車也易於修理並重用,而能模擬高速軍艦的靶船不但昂貴,給打中一次更會隨時沉沒,若命中引擎區也會讓全船報廢(而且對靶船而言高速引擎成本可說佔了大部分),成本不是一般的低。(圖片來自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USNI News))

 

近日西方媒體報導,透過衛星偵照發現中國大陸西部塔克拉瑪干沙漠,存在類似美軍航空母艦以及神盾驅逐艦構造形狀等比例尺寸標靶,同還有疑似專門針對尼米茲級航空母艦規模,縮減比例為50%之另個標靶。 

媒體報導還指出,在靶場周邊更發現類似在珠海航展曾經由中國航天科工集團(CASIC:China Aerospace Science & Industry Corporation),運用模型所展出,能夠安裝於軌道名稱為「陸上體系化綜合墊子藍軍系統」之移動式標靶。 

250937705 2309026389236652 2667930037658870564 n編按:在剛過去的珠海航展上展示的陸上移動式船艦標靶,似乎明顯仿效航空母艦。雖然檢靶只在路軌上移動,但這種路軌似乎也是簡易鋪設版本,只有鋪設到成為「鐵路」系統,實也足夠模擬各種機動模式。當然,也不排除解放軍也會開發巨型陸上機動車靶。前面那般似乎是平底船的平台,似乎也是標靶目標,就不知是否簡易型海上標靶,還是可以「沙漠行舟」的物體了。(網絡圖片)

 

同時在更深入觀察後,還發現標靶可能還設有仿真之航艦上層結構,亦就是用以模擬經常被稱為「艦島」之起降指揮設施與航艦駕駛臺。而標靶本身除顏色與周邊地形存在顯著差異,更有可能在標靶周邊桿狀物上裝設有彈著遙測感應器、高速攝影機以及雷達反射器,以便讓標靶能夠產生足夠之目標效應,並且掌握導彈終端彈道軌跡,以及命中標靶後初期所產生之毀傷效應樣態。 

其實中國大陸軍工集團配合解放軍裝備研發單位,在西部沙漠進行彈道反艦導彈測試已有相當時日,遠在2013年就有媒體依據衛星照片提出過相關報導,當時還針對解放軍研發東風-21D型反艦彈道導彈,透過報導分析評論大肆炒作,但日後卻發現相關靶場勤務設施相繼拆除,讓西方軍事觀察家臆測聲浪暫時平息。 

d5100623A編按:傳聞中曾作為反艦彈道導彈海上活動靶的其中兩艘退役艦船—053H護衛艦鎮江號(左)及因為撞船事故發生大火而退役的「舊」遠望4號衛星監測船。不過前者的被擊中照片根本無法判斷是被什麼重創,後者在加裝大型電波反射器後至拆毀都沒有流出過任何照片,以現有情況根本很難作判斷。(圖片來自微博@李蘇寧及觀察者網)

 

但在2019年春季3月至4月期間,西方透過衛星偵察影像照片,再度發現就在該地區又開始建造標靶,同時更鋪設軌道與活動標靶平臺結合,但是經過數度施工修改設計後,2019年卻突然將該設施拆除,讓西方情報界完全是丈二金剛摸不到頭腦,對中國大陸研發反艦彈道導彈進度究竟如何,眾說紛紜無法獲得共識。 

結果等到2020年8月26日,當時解放軍在中國大陸周邊四大海域同步舉辦軍事演習,法國網路媒體《East Pendulum》卻神來一筆,突然聲稱解放軍當日從浙江和青海測試發射陣地,分別向南海西沙群島附近海域,發射反艦彈道導彈東風21D和東風26。 

d5100623編按:East Pendulum根據NOTAM 1A3325/20禁航通告,繪畫了去年8月30日導彈發射區、第一節火箭墜落區及可能是對付同一目標的彈道路線。右圖為彈道沿線發現的疑似燒完的第一節火箭的殘骸。關於這次試射的詳情,可看文章〈空想的結果?東風21D誤傳墜毀之分析〉。(網絡圖片)

 

當時筆者依據各種跡象判斷,此種臆測過於大膽,而且透過比對諸多資訊,確實是與諸多導彈測試所具備客觀前提要件完全不符。但亦有網路民眾分別拿出許多捕風捉影訊息,而美國海軍亦隨後跟進,透過新聞稿發出語焉不詳似有似無之臆斷評論,最後就變成各執己見,完全無法證實此種推論是否真實。 

但是到目前為止,確實沒有任何斬釘截鐵證據,證明中國大陸軍工集團或是解放軍曾經在該海域派遣過艦艇,執行過海上靶場勤務;同時亦沒有任何與反艦彈道導彈配套之海上標靶曾經曝光。因此儘管許多軍事迷對此深信不疑,但就是缺乏具體證據支持其所接受之法國網路媒體獨家消息。 

不論如何,依據媒體報導,西方軍事觀察家發現到2021年9月該處靶場又展開重新建設作業,並很快地在10月初大體完工就緒,因此隨後就在11月初透過媒體將此狀況對外揭露,再度引起各方關注。依據目前觀察前述航艦標靶,吾人可以提出下列分析,提供讀者參考與思考討論。 

shchina 10編按:近現代戰術彈道導彈多也會用雷達地圖圖像做地形比對,也加上主被動雷達導引頭,不過連光學也用上,就只是近年才普及的事。解放軍設在大西北地區的幾個靶場,2010年代早期已有出現有明顯輪廓的船靶,而且船靶附近也有明顯的垂直貫落的彈坑,似乎一些稍為早期就服役的戰術彈道導彈,都有類似光學的瞄準手段,以攻擊固定目標及停泊中的軍艦。(圖片來自連結)

 

首先對於為何要依據航空母艦或是驅逐艦俯視形狀設置標靶,甚至要大費周章考量尺寸比例,同時再設置雷達反射器,透過仿真科技來產生目標效應,吾人就應當思考反艦彈道導彈,其終端導引彈道必然與此相關,從目標尋獲到追蹤鎖定,究竟是採取影像處理技術抑或是透過雷達迴跡,以便尋獲、追蹤與鎖定目標,值得吾人依據標靶樣態與仿真效應,推估獲得結論。 

只要仔細思考,為何要製作出等比例尺寸標靶,再配合縮減比例標靶,其實就可理解到標靶形狀相當重要,假若導彈終端導引模式與俯視目標所能獲得視覺影像形狀完全無關,其實就只要運用信號產生器或是雷達反射器,搭配在地面上繪製環形標靶,就可以滿足標靶技術需求。當標靶仿真必須考量到視覺效應時,其實就已經透露出終端導引所運用之技術面向。 

 

1764c5f7924d41f8a3ac09fa4f7cd77f編按:有理由相信除雷達制導彈頭外,中國的反艦彈道導彈也擁有光學甚至二重光學生段(例如紅外成像 + 可見光、紅外線 + 紫外線等),務求於強烈電硋擾的情況下還能找尋並擊中目標。(網絡圖片)

 

 

其次就要思考標靶與背景對比效應;選擇在沙漠空曠處設置標靶,顯然就是希望獲得能夠與寬闊洋面能夠匹配之背景環境,儘管沙漠表面與開闊海洋所能產生之物理效應不盡相同,但若是與其他複雜地形所會產生之物理效應相比,顯然運用沙漠來模擬開闊海面,還是相對上比較單純。 

由複雜地形所產生背景雜訊,在仿真模擬過程要花費更多功夫處理解決,由此就可推估到解放軍所發展反艦彈道導彈,顯然預定接戰攻擊航艦地點,必然不是在近岸海灣或是港內碼頭與泊地,甚至是特定海峽或是運河,而是在背景相對單純之寬廣水域。 

 1384878607 oqty63編按:相當早期的西部沙漠區標靶,就一塊大型的混凝土地。其大小和超級航母的機庫剛好相當接近,所以一直有點想當然地被認為是航母模擬靶。由彈坑及周圍拋射痕跡判斷,所用彈很大機會是大氣層內可機動的彈道導彈,而且由於美軍航母機庫一向就30公尺多點,這兩發射對固定目標的CEP其實相當高,半徑可能只有20-25公尺。這距離就算無法直接命中強化機堡,落地的衝擊及爆炸力都足夠將其震塌。(圖片來自PLA Second Artillery Corps)

 

再者就必須指出,依據標靶結構狀況分析,沙漠航艦標靶顯然就只能用來測試終端導引彈道,但卻無法測試各類彈頭所能產生之破壞效應;此等測試必須仰賴建造結構更加類似,運用相同艦體鋼材,仿真程度更高之標靶,才能夠順利透過測試蒐整相關參數,以及命中標靶所產生之破壞力學數據。 

此外若是測試配備特種彈頭之反艦彈道導彈,其所需測試標靶就要更加複雜,仿真程度要求水準也會更高;比方說是針對癱瘓電子通信系統之石墨彈、空炸電磁脈衝彈,或是能夠散撒微型彈要讓飛行甲板作業失能之集束炸彈,顯然此等在沙漠中單純平面標靶,恐怕是難以提供測試特種彈頭酬載所要求之模擬仿真效應。 

d5100yyuy編按:美軍現時主要仍是用無人艇靶船或拖靶進行射擊訓練。報廢船艦通常用在較大型的演習上(例如圖左的查爾斯頓級兩棲登陸支援艦達拉謨號(LKA-144)),但都是無法機動的目標。超級航母就只試過一次—即2005年作為標靶受到多次攻擊後,才自行鑿沉的CV-66美利堅號(當然,還是不會動的)。(圖片來自美國海軍學院)

 

最後就要提醒,許多軍事觀察家經常會從靶場內標靶上所存在彈坑,依據其散布狀況或是深淺寬廣來評估所測試武器之殺傷能力,但是此種作法其實充滿諸多失誤風險,畢竟地面水泥層標靶與艦體強度不盡相同,甚至去比擬推測評估抗炸機堡都會產生估算錯誤,所以觀察標靶周邊彈坑究竟能夠推估出何種結論,恐怕不確定性還是相當之高。 

再加上影響彈著分布各項因素更是多如牛毛,氣象、環境、目標運動以及終端導引彈道都會產生嚴重影響,而且經常在測試過程中所使用之遙測彈頭或是低裝藥彈頭,其所產生之破壞效應更是不同。所以光從有限數目幾個彈坑就做出結論,恐怕還是會過於武斷。總而言之,從標靶反推彈道導彈所採用之終端導引模式,或許還有可能,至於推算其他性能諸元與參數,恐怕還是難如登天!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11-12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