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無雙直傳:依托現代軍事理論 探討如何改善香港施政(下)

2022-01-12 11:48:14 最後更新日期:2022-01-12 22:35:21
無雙直傳

學研社成員,生於政治家庭。由細到大經歷無數次大、小選戰,由派傳單、貼海報到運籌帷握,決勝帷幕之內。深感大江東去,浪淘盡,不如神遊張家界。既厭倦政治,又離不開政治。閒時只好提筆論政,如風花說月。

1280px CGO Tamar 2011 CE Office筆者認為,特區政府須要改革組識、打破層級限制,把層級式、部門式、樹幹式的組織,改成混合式、網狀式的組織。特首辦可以先嘗試臨時及試驗性質的改革。圖為香港行政長官辦公室大樓。(維基百科圖片)

續上篇(依托現代軍事理論 探討如何改善香港施政〔上〕),今篇主要討論「效能作戰論」能如何具體改善香港施政?

上篇說到,「效能作戰論」導致軍事事務變革[註1],要有效發揮「效能作戰」,就要改革組識、打破層級限制,把層級式、部門式、樹幹式的組織,改成混合式、網狀式的組織。

為此,美軍從各軍種中收權,成立一体化作戰司令部(Unified combatant Command, UCC,又稱「聯合作戰司令部」),建立打破軍種、部門化的聯合訓練及作戰模式,大力強化聯合訓練、跨機構訓練和互通性訓練,讓美軍更形一体化。

2004年,美陸軍啟動模塊化部隊建設,將原來以師為基本作戰單位的部隊結構,轉變為以重、中、輕型旅為基本作戰單位的模塊化編制 [註2]。解放軍的軍改亦把繁多的指揮層級,改成「軍、旅、營」三級編制,並打破單一兵種限制組成「合成旅」、「合成營」[註3],又設立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簡稱軍委聯指中心)[註4],以增強應對突發事態的協調能力和戰鬥力。

269921131 284654783701490 5329615809071449669 n在過去的大約20年裡,美國陸軍啟動模塊化部隊建設,將原來以師為基本作戰單位的部隊結構,轉變為以重、中、輕型旅為基本作戰單位的模塊化編制,按戰鬥需求派遣不同類型的作戰單位進入戰區部署,也將原本配置到軍或師級單位的支援部隊,如重炮兵、工兵、情報等,也按需求臨時配置的旅級單位。圖為中型旅所使用的史崔克(Stryler)輪式裝甲車。 (第2史崔克作戰旅社交媒體圖片)

任何社會改革必會受到既得利益者(集團)的反對,即使是一家企業改革,或只是一家公司的內部人事調動,都會有員工不滿,何況是動到政府架構?所以任何改革,推動改革的個人和組織,都需要足夠大的政治能量來推動改革;而這個政治能量,就是來源於改革的個人和組織的威信、政績、民望,以及社會成員對其的信任度。

考慮到董建華時期在一次過推動太多宏圖計劃,梁振英時期提五司十四局改動架構太大備受反對,而未來的特首或新管治班子,在現今香港的社會環境情勢下,根本無可能有足夠的政治能量推行變革。因此,未來特首如要改革,就需要積儲政治能量、威望和信任度,直至有足夠政治能量才能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在現今情勢下,唯一的方法,就是盡快改善一項市民最關心、而又較快能看到效果的民生議題,逐一改善,以儲備足夠的政治能量。

筆者建議以單一目標或任務,先以臨時及試驗性質,設立「特首辦聯指中心」。

變革指揮機構:成立「特首辦聯指中心」

未來特首可選一項民生項目或任務為目標,例如增加興建公屋量,成立「特首辦聯指中心」,把相關的部門,及無直接關係但有支援作用的部門(如新聞處、民政處,這些支援部門在下面述及的「社會民意態勢感知系統」會有作用),抽調各部門人手組成。視乎實際工作量,部門可留人手於聯指中心,或指派聯絡員到聯指中心參與會議。

「特首辦聯指中心」直接向特首負責,如果效能未達標,或部門人員及聯絡員在達標上有困難,特首就可依現行程序,由政府架構制度查問究竟為何未能達標,協助相關部門人員和聯絡員解決未達標的困難。

成立「特首辦聯指中心」,就如同軍事事務變革一樣,要打破層級、部門限制,打破工業化時代的樹幹式組織。「特首辦聯指中心」直接和各個相關部門聯繫,形成適應第三波資訊型社會的網狀式組織結構。正如前面提到增建公屋例子,首先在覓地建屋階段,便已涉及多個相關部門,所以這些部門及相關人士必須納入到「特首辦聯指中心」的會議,防止各部門「扯貓尾」,部門之間以權責理由推搪工作。

8be02a6b5bf37225c9724c64c0d p24 mk24 s600X0「特首辦聯指中心」的概念就如同智慧家居,各個家電設備(部門)以室內網絡互聯後,便可以簡單的透過手機(聯指中心),即時控制某一個或一組特定的家電的開關或運行。(網絡圖片)

團結香港基金曾於《信報》刊出研究員文章,當中提到三個案例,就是因為各部門權責不清,造地過程一波三折,導致延誤了公屋的供應。該文章更報導,政府自2013年便物色到216幅地皮作改劃,至2020年只有132幅完成改劃流程。2019年政府更只完成三幅地的改劃工作,目前仍有64幅用地正在「曬地皮」等待開改劃[註5]。把相關部門納入「特首辦聯指中心」,能形成混合編制,打破部門化,防上部門間權責不清外,亦可加強各部門的共時性、同步性。

上篇有一幅「效能作戰」的理論圖解,解釋了從前的空中攻擊是串連式(Series Warfare-Sequential Attack),首先打擊早期預警雷達,然後攻擊攔截指揮中心,接著是機場,隨後是防空導彈陣地,最後才是領導機關。但「效能作戰」講求同時性,同步性攻擊(Parallel Warfare-Simultaneous Attack),空中一次過並聯式攻擊以上所有目標。發展到戰略層面,甚至同時攻擊領導機關、基礎設施(如電廠)、交通樞紐、通訊設施、軍事力量等的整個敵方系統(Parallel Warfare-Simultaneous Attack All Vital Enemy Systems)。因此,由各部門相關人員編成的「特首辦聯指中心」,可以更實時掌握各部門的工作進度,部門間配合如何,都相對上較以往清楚,甚至某些程序可以同時進行,如果各部門不配合,在同一個編制下都協調不到,特首便可依現行架構,向各局長及處長問責。

「效能作戰論」的三個特點,除了以上的組織改革外,另兩個特點是「改變對力量的運用概念」和「使用新科技(但也運用現有的武器系統)」。而OOCA循環的四個環節中,最重要的就是第一個環:觀察(Observe)。因此現代戰場最重要的就是對戰場的態勢感知,偵察衛星、有人或無人偵察機、海陸空各武器平台的偵測儀器,雷達站、空中預警機,甚至步兵的個人感測設備,互相串聯形成一個嚴密的戰場態勢感知系統。對政府施政而言,就是要有一個系統及時掌握民意及社會的態勢變化。

掌握態勢協助決策:「社會民意態勢感知系統」

改變力量的運用概念,其實是改變現有工具的用途及功能。筆者建議依現有政府各部門建制,利用現代科技建立「社會民意態勢感知系統」。當然,還是那句:重大的改變,必然有重大的反對。所以,「特首辦聯指中心」一樣可先以試驗性質,以單一項目或任務試行。「社會民意態勢」感知系統可配合「特首辦聯指中心」,以增加興建公屋量的民意態勢為任務目標。

具體運作上,可以先由政府新聞處和民政事務處入手。政府新聞處是向公眾發放政府資訊,並向各政府部門反映香港各主要報章、電視及電台等傳媒發表的社論。但現行做法比較單向,雖然有向各部門反映社論,但這些是經過新聞機構過濾的看法,並不能完全能反映社會民意的態勢。

新聞處可以在現有人員編制下抽調少量人手,從互聯網的論壇、討論區等就收集民間意見。各區民政事務處亦可以,抽調部份人手,直接從社區中收集民意,現有機制的區議員、業主委員會主席等的意見都是經過過濾的民意,現代政府要的是即時、即地、直接的民意態勢資訊,因此,民政處要直接面對群眾。創新及科技署就需要設計一個電子化系統,能有自動化的統計功能和通訊功能,方便新聞處及民政處同事收集民意態勢,向「特首辦聯指中心」匯報。

2785640fe0be455e8977ac340de9d6cb除了在軍事上有應用聯合指揮概念,近年在發展智慧城市的應用技術上也將聯合指揮中心納入應用場景。圖為深圳市龍崗區政府於2018年11月成立的「城市運行中心」,借助AI、5G、物聯網等技術,結合不同部門和不同系統的監測與預警信息,集成龍崗各項經濟、民生、生態、機構等板塊的概況,並將關鍵指標可視化呈現,指揮人員可從宏觀、中觀和微觀各個層面洞察城市的實時運行狀況,做到事件分撥、統一調度、聯動指揮。(搜狐網圖片)

「社會民意態勢感知系統」和「特首辦聯指中心」相互配合,才能發揮OODA循環和「效能作戰論」的最大效能。在第三波資訊型社會,政府能快速、直接掌握社會民意態勢(觀察Observe),快速定向(Orient)、決策(Decide)和行動(Act),特別是面對突發事態時,OODA循環可以跟上社會態勢的動態變化,政府才能主動出擊,駕馭局面。

作者為學研社成員,著有《全球化多面體我們如何面對》一書

 

參考資料:

註1. 《軍事事務變革》- 維基百科條目

註2. 《海灣戰爭30周年啟示之美軍軍改》 - 2021/04/01 新華網 呂濤

註3. 《一個合成旅有多少人,合成旅的主要戰術是什麼?》 - 2020/07/24 網易

註4. 《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 維基百科條目

註5. 《供應房屋大落後 造地過程一波三折》 - 2020/04/30 團結香港基金土地及房屋研究主管葉文祺、研究員潘灦儀、助理研究員黃樂研(原載於信報)  

發佈於 博評
By 2022-01-12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