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極端主義非香港政治出路

2016-03-24 09:03:34
蘇蘭斯

一五年起於「香港輕新聞」開博評論時事。
一九年成為香港電台一台「講東講西」節目招才計劃「才雋」,「哈林奭失眠」主持,在後不惑之年在多媒體界開展Slasher事業。
正職於航運物流公司總部,曾派駐國內工作五年,有豐富的商業機構管理經驗。善用案例類比,數據作理性持平分析。
香港中文大學會計學士、香港公開大學電子商貿碩士、美國麻省理工(MIT)供應鏈管理碩士。

https://www.facebook.com/lanceso
10407062_617181665058630_359173715156762495_n-650x487

最近不論是政府官員,商界大享都先後發言指出香港沒有條件獨立,亦反對用暴力手段解決政治問題。但相對港獨派及極端本土組織有比較完整的理論基礎,理性派似乎缺乏相關的理論來説明自己的立場。香港絕對有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言論與之對抗。

小弟自問並非學者,但亦希望略盡綿力,今周先討論極端。

本文所指的極端可以定義為有以下兩個特點

  1. 意識形態上的排他性,基本上不接受有不同看法。
  2. 行動底線違反當代的道德標準。

具體來說;宗教的原教寺主義,法西斯主義都是例子。

而香港的部分「本土」為號召的團體,其核心為保護主義及極度排外的一種政治意識形態。他們已經有明顯的排他性,政見上攻擊的不單是香港政府或建制派,亦包括其他泛民政黨-連相對激進的社民連及人民力量亦是他們的攻擊對象。唯我是真理,這已經明顯的極端主義的共同特徵。

在行動底線上香港的極端團體雖至今未有做成人命傷亡,但已經越見失控,制做爆炸品及放火燒車就是例子。

「極端」不接受其他的意識形態是一個相當危險的行為,容不下討論,容不下妥協,更沒法包容其他價值。歷史告訴我們極端政治家帶領羣眾,極端主義政府上台後需要不斷制做及打敗敵人。後果不外乎對國內反對意見進行大規模清洗,繼而發動對外戰爭,最終因為自身理論基礎缺乏包容性及妥協最終會樹敵太多而走向烕亡。但這個過程之中會帶給治下及其他國家人民災難性的後果。就算比較輕微本土極端主義亦有可能發展成為六七暴動般,引起多人傷亡的流血事件。

近代歷史在二次大戰之後各國領袖吸取戰爭教訓,在很大情度上推動宗教,種族,政治意識形態上的包容。今天全球各地包括香港越來越多的極端主義抬頭令我感到我們的年輕一代正在忘記前人血的教訓。

政治家將自身的問題歸咎於外來因素很容易,亦從來都有市場,而且亦可以團結一部分人。我同意香港目前面對的問題之中的確有外來因素影響,例如之前太多的遊客的確令部分地區商戶單一化影響民生。中央政府的政改方案達不到大部分港人的期望亦是事實。但事事本土優先,放棄跟中國的聯繫並不是一切經濟、民生、政制問題的核心所在,亦不是香港現在分配不均,青年上流困難等問題的答案。將所有問題歸咎於外來因素無助對症下藥,亦不見得可以為香港帶來更美好的將來。

By 2016-03-24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