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港獨是目標還是手段?

2016-04-07 09:23:43
蘇蘭斯

一五年起於「香港輕新聞」開博評論時事。
一九年成為香港電台一台「講東講西」節目招才計劃「才雋」,「哈林奭失眠」主持,在後不惑之年在多媒體界開展Slasher事業。
正職於航運物流公司總部,曾派駐國內工作五年,有豐富的商業機構管理經驗。善用案例類比,數據作理性持平分析。
香港中文大學會計學士、香港公開大學電子商貿碩士、美國麻省理工(MIT)供應鏈管理碩士。

https://www.facebook.com/lanceso
160328215240_chan_ho-tin_640x360_rthk_nocredit

這一段時間,港獨議題因為香港民族黨成立及一些政治人物的表態成為熱門話題。統派意見不外乎從可行性及民族大義批評,並沒有深入了解獨派的理論基礎,亦沒有嘗試理解為何社會凖精英的大學生要爭取港獨。從民族黨的梁誥天及前學民的黃之峰的言論之間,大致可以看出獨派的主流意見暫時仍是以獨立為手段,爭取其他的議題——主要是民主及維護香港利益。

黃之峰就表示如果香港有普選立法會及特首就不會有人支持港獨,在他看來港獨仍然是爭取香港民主化的其中一個手段。

而梁誥天指中共的不斷壓迫及港人保衞自身利益,港獨是必然發生的事。在他的言論中,港獨仍然是一個港人自衞的手段而不是最終目的。

當然港獨派之中是有一羣以獨立為主要目標的,以香港大學學生會的學苑的《香港民族論》為代表,提出香港「民族」自決,但這當中仍然需要把民主跟港獨綁在一起,證明單單港獨在香港沒有市場。這就跟新疆西藏分離主義深層次問題不同,彊獨、藏獨是少數民族,分離主義自單單以獨立為目標,沒有民主,經濟等的考量仍然可以吸引大批支持者。

弄清楚港獨主流是以港獨為手段爭取民主,當權者在思考對策時實應該考慮民主化在整個國家的發展進程之中的必要性,台灣今天已經兩次政黨輪替,香港的市民對民主的訴求亦已經到了爆發點,在一國兩制下讓香港民主化實為有效管治的最佳選擇。

年輕一代的港獨思潮其實可以理解為年青一代對民主的追求,同時對政改一役中央政府表現及香港前途絶望的一種反抗表現。

至於港獨是香港民主唯一出路的邏輯,有很大的討論空間。相信之前幾年的政治趨勢會一路維持並惡化,是年輕人未有足夠人生經歷的一種錯覺。就等於2015年中之前大批未經歷過樓市大調整的香港人容易相信樓市只升不跌一様,是一種經歷不足的思想局限。越年輕的人越容易相信中國政府永遠不會民主化或讓香港有民主,又是缺乏對世事變化之快的認知。歷史告訴我們,政治的轉變可以很快,我兒時認識的兩極世界,冷戰思維在蘇聯及華約解體後已不存在。

當今的年輕人視港獨為爭取香港民主唯一出路是非常自私短視的行為。根本無視自身為中國人,應該為國家的發展進程出力的基本國民責任。香港大學是孫中山的母校,香港曾經作為中國近代史上走向共和的重要基地,今天的香港人理應利用自身的特殊性影響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提出港獨來爭取香港民主是錯用手段,很難得到大部分港人支持。

在衆多新進年輕政治人物之中黃之峰說得最中肯——香港有民主,港獨不會有市場,希望在明天呀!

By 2016-04-07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