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忠誠的反對派……或者叛逆的建制派?

2015-09-16 18:53:27 最後更新日期:2021-02-06 15:05:01
無雙直傳

學研社成員,生於政治家庭。由細到大經歷無數次大、小選戰,由派傳單、貼海報到運籌帷握,決勝帷幕之內。深感大江東去,浪淘盡,不如神遊張家界。既厭倦政治,又離不開政治。閒時只好提筆論政,如風花說月。

img_8169 自由黨召開招募大會,田北俊在會上發言(自由黨圖片)

早前,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教授借用了英國人的概念,指部份泛民應該改變立場,接受中央的統治地位和執政權力,在遵守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框架下,成為「忠誠的反對派」。 一時之間,剛剛見完港澳辦副主任馮巍的民主黨會否成為「忠誠的反對派」成為社會熱話,民主黨亦出來反駁一番,表示不會臣服。 誰有潛力成為忠誠的反對派? 現在泛民正處於整合期,除了民主黨,湯家華脫離公民黨後創立的「民主思路」;狄志遠和黃成智離開民主黨後組織的「新思維」,都被某些泛民和媒体批評為出賣泛民。可是,無論如何批評,他們是否泛民一員,是市民和選民決定的,難保在將來他們會成為有力的「忠誠的反對派」。 目前較少為傳媒討論的「忠誠反對派」,其實還有自由黨,自由黨一般被認為是建制派,但自由黨無疑符合成為「忠誠的反對派」的條件。自由黨接受中央的統治地位及執政權力,亦認同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但在二十三條立法時,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帶頭辭任行政會議,逼使董建華政府放棄立法,又與現屆政府更加不咬弦,並且風波不斷(田北俊不滿現任特首言論而被褫奪全國政協委員職務就是一例)。可見自由黨更加合乎劉兆佳所說「忠誠的反對派」的定義。 反叛的建制派同樣能爭取中間 在建制派和泛民主派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提出「忠誠的反對派」,是希望在認同大原則下求同存異,和部份泛民達成妥協、打破僵局,在議會內外得到大多數支持,方便施政和解決日後可能再度出現的政改困局。對於中央來說,吸納部份泛民,還是由反叛的建制派去爭取中間,其實沒有分別。 在泛民內,「忠誠的反對派」要能有實際效果,就需要部份泛民深信與中央溝通才是香港利益所在,有決心進行政治妥協,同時又要與港府及中央討價還價,爭取最大的民主空間,並且頂得住其他泛民的攻擊。但最重要的還是要能獲得泛民或中間選民的支持。沒有政治實力的「忠誠反對派」,既沒有討價還價能力,亦沒有抵擋其他泛民或激進派攻擊的防衛能力。 同樣道理,自由黨亦可以做好「忠誠的反對派」這角色。二十三條立法事件之後,自由黨在立法會選舉得到了好成績。對於中央來說,如果自由黨能吸納更多中間,甚至可能因不滿佔領,而流失的泛民票源時,這個「忠誠的反對派」或可稱為「叛逆的建制派」,無論在溝通和妥協上,都比泛民的更較容易達到共識。 當然,這涉及到自由黨自身的實力問題,有好的策略路線,還需要實踐能力去配合,更重要的可能是對忠誠和叛逆的「度」的把握,如今泡沫化嚴重的自由黨是否能夠做到,尚屬未知之數。但在策略上,這無疑是提供了另一個方向的選擇。

By 2015-09-16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