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港鐵與樂器

2015-10-05 22:53:00
蘇蘭斯

一五年起於「香港輕新聞」開博評論時事。
一九年成為香港電台一台「講東講西」節目招才計劃「才雋」,「哈林奭失眠」主持,在後不惑之年在多媒體界開展Slasher事業。
正職於航運物流公司總部,曾派駐國內工作五年,有豐富的商業機構管理經驗。善用案例類比,數據作理性持平分析。
香港中文大學會計學士、香港公開大學電子商貿碩士、美國麻省理工(MIT)供應鏈管理碩士。

https://www.facebook.com/lanceso

最近港鐵阻止學生帶大型樂器乘車引起社會議論,原是小事一樁,但網路上兩極意見繼續立場行先、道理站兩邊。

其實當法律或公共機構的附例在執行上產生社會普遍認為不合理或不附合公眾預期的情況時一向是有簡單有效的方法解決的。

舉個大家比較熟悉的例子,香港法律在一九九三年之前是有死刑的,而英國則在一九六五年正式廢除死刑。一九六六年至九三期間雖然香港仍然會判重犯死刑,但一律會由英女王赦免改判終身監禁。這個做法不但避免英國本土跟海外地區因為立法先後而導致執行死刑上的不一致,亦避免英國直接干擾海外領土的立法,真是一舉兩得。

有趣的是,另外一個非常有名的英王特赦例子是知名的數學家-電腦之父圖靈,英女王在一三年赦免了在五二年因為同性戀行為被定罪的圖靈。今天的標準看來圖靈被定罪不合理但他的確是犯了五十年代的法律,特赦令亦是一舉兩得之法。圖靈的故事大家可以找昨年的電影 Imitation Game看看。

當然香港不是君主制國家,港鐵帶樂器亦不需要特赦令。有智慧的港鐵管理層只要一紙內部通告再加上撿討附例就可以大事化小。大圍站一役各方克制和平散去之後相信不會再發生不愉快事件,有時互相諒解比互相爭執更能解決問題。

By 2015-10-05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