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毀碑、立碑 是建制派悲哀?

2015-10-14 08:33:15
無雙直傳

學研社成員,生於政治家庭。由細到大經歷無數次大、小選戰,由派傳單、貼海報到運籌帷握,決勝帷幕之內。深感大江東去,浪淘盡,不如神遊張家界。既厭倦政治,又離不開政治。閒時只好提筆論政,如風花說月。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上個月中,於《忠誠的反對派……或者叛逆的建制派?》一文,提及自由黨有條件做好叛逆的建制派這個角色,亦提到「更重要的是對忠誠和叛逆『度』的把握。言猶在耳,最近自由黨和田北俊又在政壇掀起波瀾。事緣上星期,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副主席選舉時,自由黨把票投給泛民的單仲偕。隨後,有專欄引用政壇高人言論,炮轟自由黨,導致田北俊於面書上,貼文兼留言,認為那位所謂政壇高人,就是「金鐘仁」。

姑勿論那位政壇高人是否「金鐘仁」,抑或是真正高人,今次自由黨的做法在「度」的把握上確實過了火位。自由黨始終身為建制派一員,敢於發表異議只是忠言逆耳,但投票卻是一個行動,投給單仲偕,反而被人落得口實,向中央告狀。本來,當日田北俊因言論而被褫奪全國政協委員職務,是人家沒有胸襟,但今日自由黨的做法卻証明當日的決定是對的。

要表達不滿,大可以投棄權票,亦可以集體離場。習慣上內務委員會和財務委員會副主席由泛民擔任,自由黨認為這個做法應該保留,也可發表意見。就算反對單極主義,認為要投給單仲偕,平衡各方勢力才合乎香港的利益,也應在投票前召開記者招待會,事先表明原因及投票取向,以示光明磊落。但自由黨偏偏卻選擇一個最不應該的做法,何等的不智!

建制派發展至今,大部份不是人云亦云的愚忠之輩,就是阿諛奉承的投機份子,敢於有異議的有幾人?有那個團體?為何自由黨及田北俊,要斷送自己的政治前途?

唐太宗原在魏徵死後為其親書立碑,後因事下令毀掉。唐太宗親征高麗受挫後,曰:「魏徵若在,不使我有是行也」,於是又下令將毀掉的墓碑重修,希望這不會是建制派的前途。

By 2015-10-14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