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雞」用電子貨幣=無「支爆」?科技背後的社會監控擔憂

2017-11-07 14:39:04
陳頴詩

香港輕新聞編輯

【香港輕新聞】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雷鼎鳴,昨出席活動時表示不認同「支爆論」,並以給錢乞丐、叫雞(召妓)能以手機支付,證明中國科技先進、生活質素高。專欄作家健吾質疑「先進」是否一件好事,「如果雷教授的朋友去叫雞時,那些大數據分析了他叫雞的頻率、次數、去之前會不會買安全套,都只是小事。大家最擔心是這些大數據,後來會變成一個社會信用系統」。

據《頭條日報》報導,雷鼎鳴談到內地經濟發展時,提到香港人對中國感到不滿,說內地經濟會崩潰。他認為,這些人並沒有掌握數據,「應到內地多走走,觀察內地科技和學術論文上的進步」。

雷鼎鳴續指,網上其中一個最醜陋的詞彙是「支爆」,意指中國經濟硬着陸,他認為發表言論的人要面對中國發展快速的事實。他指出,內地生活比香港更方便,並以「叫雞(召妓)」為例子,指有朋友「叫雞」亦是「拎部手機出嚟照(付錢)」,而在內地捐錢給乞丐,亦同樣能用手機支付,指出香港在此方面還未能追上。

雷鼎鳴否認冒犯:部份人「玻璃心」 過度演繹

而對社會上不少聲音批評,雷鼎鳴其後向《明報》表示,對於有女性表示感到冒犯,是部份人「玻璃心」,「問題在他們身上,好多人over interpret(過度演繹)」。

雷鼎鳴強調自己並非不尊重女性,而且「叫雞」一字,大家都明白是「召妓」的意思,「講召妓反而更講唔出口、尷尬」。他更指,「經濟學上,一個社會有召妓係客觀現象,冇任何貶意」。日前,雷鼎鳴出席節目時,再提及是受一位諾貝爾獎經濟學家影響,認同最好用社會上邊緣事解釋事情。

健吾:「先進」對於人們是否真的一件好事?

專欄作家健吾於輔仁媒體發表文章,提及雷鼎鳴的「叫雞論」,他質疑即使以手機支付「叫雞」是不是等同於「先進」,而在這種科技的進步下,對於人們是否真的一件好事。

健吾指出,社會上人們擔心的是個人資訊「流通」的方法,以及將會如何被使用,即個人私隱會否欠缺保障,「當你用手機付款,你買什麼,在那兒買,在什麼時候買,其實都留下數碼足印」。

對於雷鼎鳴的「叫雞論」,健吾指出在什麼也用手機付款下,連「叫雞」這些如此私人的行為也會被記錄,「如果雷教授的朋友,去叫雞的時候,那些大數據分析了他叫雞的頻率、次數、去之前會不會買安全套,時間(聽說有些性工作者收的是時薪而不是次數),用來給他賣安全套或是勃勃素廣告,都只是小事」,他認為,現在大家最擔心的就是這些大數據,後來會變成一個「社會信用系統」。

文卓最後,健吾批評現時香港人對於「這些數據、資訊會怎樣被運用」仍不夠警惕,甚至看似「沒所謂」,「很多人叫你網購,你會知道,他們會從你購買的東西上,知道你的身材,你的品味,甚至是,你有沒有性生活,你是什麼性取向呢?抑或是,只要有折扣,甚至是開戶有什麼回贈,其實什麼都沒所謂呢?」

內地社會信用系統是一種社會監控?

中國國務院於2014年公佈「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計劃。健吾指出,這計劃可以「依照民眾日常的行為,是否曾違反金融合約,在社交媒體發佈過的文章,為每個人進行信用評分」。正因為民眾一直都在用一些支付軟件,而透過它們,可以發佈微博貼文,可以買東西,可以追蹤用家的行蹤,甚至連有沒有和父母說話,都可以在「社會信用系統」評分。

根據紐約時報中文網,最近中國政府責成省級政府建立網路平台,發佈不償還債務者的姓名。而所謂「社會信用系統」,就指從個人的行政事務、商業活動、社會行為,以及司法行為等,由各種數據為每個公民評核出「社會信用評分」,「在更廣泛的層面上,中國希望建立一個社會信用體系來追蹤個人行為。」。

而unwire報導,內地著名企業螞蟻金服旗下「芝麻信用」出售保險、貸款。芝麻信用設有評分制度,透過各個標準來客戶評分(由 350 至 950 分不等),例如個人行為、轉賬支付行為、購物習慣、出行習慣、生活、公益、個人信用履歷、人脈聯繫等等。

芝麻信用技術總監Li Yingyun指出,「一些每天在都玩10小時電子遊戲的人,可視為無所事事的人」、「那些經常購買紙尿片的人可被視作是父母,這類人會更有責任感」。

網民批評雷鼎鳴言論膚淺

事件在近兩日引來社會各界熱烈討論,有網民認為雷鼎鳴的言論膚淺,以能用手機給錢乞丐、叫雞來證明中國科技先進並沒有說服力。亦有人指,利用手機付款私隱欠缺保障。

圖片截自:[email protected]潘小濤

發佈於 新聞熱點
By 2017-11-07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