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人經濟」光環失色?中國「天下第一村」負債逾300億

2017-12-22 15:25:36
陳頴詩

香港輕新聞編輯

【香港輕新聞】有「天下第一村」之稱的江蘇江陰市的華西村,在1990年代,被指家家住別墅、村民存款過千萬。近日,一篇名為《中國最富村負債389億,天下第一村華西村到底經歷了什麼?》的文章再成為熱話,指該村已經「風光不再」。有評論認為,這是因為「能人經濟」已不合時宜。

互聯網圖片

天下第一村 20年前村民個個千萬身家

網易曾報導稱,讓華西村創造「財富神話」的,是由華西村委會控制的華西集團及其龐大產業版圖。華西集團的前身,是1987年成立的村辦集體企業江陰縣華西工業供銷公司,後歷多次變更,並於1993年組建為華西集團公司。

這篇名為《中國最富村負債389億,天下第一村華西村到底經歷了什麼?》文章提及,華西村建於1961年,改革開放後在前村書記吳仁寶領導下,村內經濟不斷壯大。90年代,華西村家家戶戶住別墅、開名車、存款千萬,成為當時中國最富裕的村莊之一,更有「天下第一村」之稱。

文章指,從華西村俯瞰下去,並不是傳統中國純樸村莊的樣子。而擺放著一座重達1噸,價值3億人民億黃金牛的龍希國際大酒店,更在一排排別墅中聳立。

互聯網圖片

圖片來源: [email protected] 都市快報

負債達389億 鋼鐵業務虧損嚴重

不過,自2008年開始,華西村鋼鐵企業漸漸走下坡。而在2013年,吳仁寶去世,當地的鋼鐵業陷入艱難時期。

據文章引述數據指,華西的鋼鐵企業在2008年業績達到最高峰後,一路下滑,2015年鋼鐵企業收入128.39億,僅為2007年的一半。加上近年來,遊客數量大減,景區一年的接待量由最高時的250萬人,減至不足150萬人。而截止2016年第一季度,華西村總負債高達389.07億元。

評論:「能人經濟」不合時宜

針對這篇文章,《中國青年報》發表評論指,大公國際於2017年7月17日的信用評級顯示,華西集團截止2017年3月止,總資產541.26億元,利潤總額為0.55億元,資產負債率為67.83%,較2016年有所上升。

評論指,華西村與所有的「富村」都是源於一個能人,其村辦企業、村集體經濟的發展,都高度依賴「能人」作決策。評論表示,在「能人經濟」下,企業規模不斷擴張、「能人」的生老病死等,都會為村的發展的帶來限制,往往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而2003年,76歲的吳仁寶將執掌42年的華西村最高權力交給其四子吳協恩,「實際上還是『能人經濟」的延續」。

評論認為,村辦企業、村集體經濟需要從「能人經濟」向現代企業治理轉型,華西村現時的情況對那些先富起來的村有借鑑和啟發作用,「一些完成現代企業治理結構的鄉鎮、村集體企業,都獲得了持久的生命力,而一些未完成轉型的,可能從此走向凋零」。

《新華社》亦有評論指,這個中國第一村「負債村」敲響一個「能人經濟」的警鐘。評論認為,企業經濟的發展不能光靠能人經濟,最終也要靠現代企業管理制度,「能人經濟只能在經濟發展初始階段大放異彩,一旦全社會經濟發展進入成熟階段,這種能人經濟的弊端就會暴露出來」。

內地網民:畸形發展造成畸形結果

對於這個消息,內地網民有不同的意見,有些人認為這個結果是由「畸形發展及老模式」所造成,亦有人認為負債300多億沒有問題,「中國哪個資產過億的負債不過億」。

圖片截自: [email protected] 都市快報

[box type="shadow" align="" class="" width=""]與華西村有類似情況的,還有被稱為「天下第一莊」的天津大邱莊。

在1980年代,大邱莊在時任黨委書記禹作敏領導下「富起來」。當時禹作敏認為,農業不能致富發財,於1978年略過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實行的包產到戶政策,直接發展企業及工業,打破大邱莊原本極為貧困落後的情況,1992年非農業收入高達40億元。

然而,在1993年,禹作敏因犯窩藏罪、妨礙公務、行賄、非法拘禁等5項罪名判處廿年有期徒刑,大邱莊的神話也隨著禹作敏被捕、逝世而慢慢消散。

發佈於 時事政治
By 2017-12-22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