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誰為保育結賬?

2015-10-26 10:34:29
蘇蘭斯

一五年起於「香港輕新聞」開博評論時事。
一九年成為香港電台一台「講東講西」節目招才計劃「才雋」,「哈林奭失眠」主持,在後不惑之年在多媒體界開展Slasher事業。
正職於航運物流公司總部,曾派駐國內工作五年,有豐富的商業機構管理經驗。善用案例類比,數據作理性持平分析。
香港中文大學會計學士、香港公開大學電子商貿碩士、美國麻省理工(MIT)供應鏈管理碩士。

https://www.facebook.com/lanceso

今日有一則關於城巴即將報廢一輛1964年出廠的舊巴士《城巴一號》的新聞,引起了一個應否保育古舊物件的討論。提出保育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為說説是不用負擔保育的財務成本的。

可以想像,就算巴士公司願意免費捐贈舊巴士,接下來的維護費用亦不是普通人能付擔的,不然巴士仍然會日久失修,最終變成廢鐵。當然只維持在展出狀態比維持在行走狀態成本會低一些,但仍然需要解決存放及展出的問題。

真正是香港的一號展品,應該是國泰航空第一架民航客機Betsy。當年她亦難逃被賣掉的命運,只幸多年之後,航空公司發財立品把她買回來,現停放於香港科學館。反觀城巴一號雖然古老但本身並無特別的意義,而巴士公司在商言商不願再為她作財務承擔是可以理解的,除非有收藏家願意為她的未來作出承諾,不然讓她結束歷史任務也無可厚非。

能為有紀念價值的古舊事物找到展出地並保存下來給後人當然萬幸,但這是需要很多人的努力才能成事的。而被保留下來的物件本身的歷史價值就大概決定了多少人願意為她奔走,出錢並爭取展出,最終成為一個可自我承擔維持費的項目。可持續性正正是保育的一大關鍵,如果被保育的對象本身無法為自己爭取到足夠的財務資源,如門票、租金收入、私人捐款及政府資助,保育只是不可能持久的空談。

其實社會發展是不可能把所有古舊事物保留下來,在資源有限之下只有最具吸引力的物品會被保留下來,希望大家再有保育爭議時可以想想,這物件的價值到底在哪?而不是見到古舊事物就希望保留下來。

By 2015-10-26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