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建奎如期現身港大演講 稱願用下半輩子去負責

2018-11-28 15:38:09
陳頴詩

香港輕新聞編輯

【香港輕新聞】「基因編輯嬰兒」事件主角、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今日(28日)現身香港大學發表演講,並為公布相關數據前,實驗結果被泄露致歉,同時稱相關成果已交由一份科學期刊審批;在被問及外界對兩個孩子未來的擔憂時,他稱願意用自己生命的下半輩子去負責。

圖片截圖自:[email protected]

稱南方科技大學不知情

賀建奎身穿白色襯衫,手持棕色公文袋現身香港大學李兆基會議中心,他於演講開始時先就其進行的研究提前外泄作道歉。他稱由於實驗保密性不高,導致相關資料被泄露,令話題引起極大爭議。他強調,這個研究是「已經遞交了」,並由倫理委員會來進行監管。另外,他亦對南方科技大學表示感激,「我的大學完全不知道我的這個實驗,感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來進行研究」。

父母了解風險「基因編輯嬰兒」符合預期

其後,賀建奎對實驗背景進行介紹,他表示HIV仍然是很多發展中國家的重要疾病,亦造成很多人死亡,人們不應忽略它的嚴重性。他稱,原本有8對夫婦參與,其中一對夫婦中途退出,當中全部父親為HIV帶菌者,而母親則是非HIV帶菌者;而研究團隊對約30個胚胎中的7成進行了基因編輯。

賀建奎稱,目前兩名「基因編輯嬰兒」露露及娜娜已經健康出生,在檢測之後發現結果符合預期,兩個基因序列得到預期效果的改善;雖然基因測序發現了一個潛在的脫靶風險,但是距離其他的基因都很遠,「之前我們發現過這個問題,也告訴過嬰兒的父母」。又透露現在有另一宗潛在懷孕個案。

賀建奎演講於影片(1:09:03 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H57-YO9Eso

《澎湃新聞》《新京報》整合部分觀眾提問:

問:能否說說機構倫理審查過程?以及未來你對孩子的責任?

賀建奎:很多人問我這方面的問題,我覺得需要幫助有遺傳性疾病的家庭,或者有潛在感染的孩子。

問:如何評價學界認為沒有必要做這個實驗?

賀建奎:首先我們不僅是針對這個病例,目前還沒有HIV的疫苗。我曾認識HIV村的人,他們甚至把自己的孩子給其他人去撫養。我對於自己的工作感到非常驕傲,因為這個母親曾覺得孩子失去了希望。我會用我所有錢和精力去照顧,亦願意用我生命的下半輩子去負責。

問:知情同意書曾被四個人看過。你如何向父母解釋風險等問題?他們讀得懂知情同意書嗎?

賀建奎:在一個1小時10分鐘的會議上,父母、我和兩個觀察者在席。他們(父母)都接受過良好的教育,然後我逐段逐行(line to line)向他們解釋,途中他們可以問任何問題,事後亦可以回家慢慢考慮。

問:假定她們中的一個有了免疫愛滋病的功能,是否會得到區別待遇,特別要是另一個感染了愛滋病,這會改變她們的人生而走上不同的軌跡?

賀建奎:我們要談論孩子的自治,我們不打算使用任何工具控制她們的未來。讓她們自然生長,有選擇的自由,讓自身的潛力得到充分發展。

問:對於孩子說,他們是沒有選擇權的?

賀建奎:我思考過這個問題,我很尊重孩子家人的意見,他們完全是在自主願意的情況下進行的實驗。我們並沒想要控制孩子未來的生活,他們的未來可能有不同的潛力可以發揮出來。

問:如果是你的孩子,你會做這個實驗嗎?

賀建奎:如果是我的孩子,我會第一個嘗試(I would try it first)。

問:有沒有預計到外界的反應,有沒有心理準備?

賀建奎:我根本沒意識到大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因為我覺得美國及英國已經有過有類似的實驗了。對我來說,這件事被泄露給媒體是很出人意料的。

問:此實驗的資金來源?

賀建奎:我個人的公司沒有以任何形式參與項目其中,而在3年前開展研究時大學(南方科技大學)有資金資助,後來涉及到一些醫療相關事宜,我自己支付了部分金錢;人員工資、場地及實驗,全部與我的公司無關。

賀建奎演講及回答台下提問中文譯文

發佈於 新聞熱點
By 2018-11-28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