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評
    阿克薩清真寺,是伊斯蘭教徒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宗教場所,同時也是巴勒斯坦新一輪維權運動的中心。(圖片及資料可見網站「伊斯蘭之光」)   以巴衝突停火還未夠一個月,以色列右派向警方申請遊行,計劃將於6月15日遊行至大馬士革城門,甚至進入阿克薩清真寺範圍。 如果有印象,四月中旬的反迫遷示威地點之一,就是大馬士革城門一帶,而當初導致哈馬斯發射火箭炮攻擊,就是以警強攻阿克薩清真寺;以巴雙方分別以空襲及火箭炮互相轟炸時,以色列境內多次發生猶太人及阿拉伯人之間的街頭暴力。 5月時巴人與以色列警察之間的猛烈衝突,是圍繞阿克薩清真寺而展開的。每次以色列右翼份子引發事端,總是由耶路撒冷內幾處重要的清真寺展開的,大概他們都知巴人已沒有什麼可以不放棄,唯代表其宗教精神的宗教場所不能放棄,挑釁這些地方,總是萬試萬靈。(YOUTUBE擷圖)   以色列右派的示威擺明車馬挑釁國內的阿拉伯社群,令以巴關係再一度緊張。加沙的哈馬斯也無可能坐視不理,向以色列提出警告,因此不難理解為什麼以色列警方於6月7日拒絕批准右派的遊行。 然而,即將離任的以色列總理班傑明•內塔尼亞胡似乎另有打算。以色列的反對派勉強湊夠人數組織新政府,終能迫使內塔尼亞胡下台,但新政府一日未獲立法機關通過,內塔尼亞胡一日未算失勢。警方拒批遊行後次日(6月8日),內塔尼亞胡提出批准,破壞和平的意圖非常明顯。 莫說巴人,連以色列人近年本身都陷入輪迴怪圈之中:每當以色列政治爆發危機時,極右猶太人總會挑起以加沙巴人的還擊,以轉移視線、鞏固政權,受襲以色列民眾絕無可能仍然同情巴人,只有支持右翼政府,大舉掃蕩巴人後暫時解決問題,等待下一次……(YOUTUBE擷圖)     筆者認為,內塔尼亞胡也許想在下台前後觸發新一輪衝突,考驗未來的「左中右大聯盟」(新政府)。如果內部意見不一,新政府或會短期內倒台,屆時內塔尼亞胡重出江湖、再度執政,亦非不可能。 內塔尼亞胡33歲後開始出任外交工作,6年後參選,不足7年成為總理(1996年),政治及軍事上皆沒有什麼閱歷,靠的主要是獲得右派支持的強硬路線、90年代民眾對哈馬斯的恐懼,以及……他兄長作為戰爭英雄及烈士的名聲。其兄長約納坦.內塔尼亞胡(Yonatan Netanyahu)作為突擊團指揮官及恩德培行動的策劃者之一,拯救了被劫持並飛往烏干達(以色列4000公里外)的法航客機猶太人乘客,並成為這次突擊行動中唯一一名犧牲的以色列軍人……(YOUTUBE擷圖及連結1,Photo Credit: Nati Shohat/Flash90)     迫遷案 至於導致衝突的迫遷案,進展仍然未有最終定案。不過,普遍相信涉案的巴勒斯坦家庭即使能夠上訴至終審法庭,敗訴的機會仍然很大。早前,終審法院向司法部長提問有否法律意見,但司法部長表示沒有。有人認為司法部長的沉默,是企圖將迫遷案包裝為業權爭議。將來面對聯合國的質問時,也可以用「法庭判決」來推塘。   之前提到的業權爭議還沒有結束,而且猶太右翼勝數的機會很大,但巴人肯定不會接受,加上右翼再次搞局,新一輪大衝突似乎不可避免。(圖片來自連結)     事實上,以色列在佔領區建立殖民區並驅趕巴勒斯坦人,完全違反國際法,因此巴勒斯坦家庭一方的代表律師Sami Irsheid表示,會嘗試以國際法的層面繼續打官司。不過,連聯合國也「無符」,國際法又有何約束力? 對於東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而言,平權運動從未結束。即使以軍及哈馬斯停火後,東耶路撒冷的活躍分子繼續組織示威,多人先後被捕。 然而,示威的規模及場面不及戰火轟烈,傳媒基本上不再報道,歐美自由派的關注早已淪為自我炫耀的廉價消費(他們在Facebook和IG發表一輪批評後,突然遇上白俄羅斯拘捕博客,又馬上作出反應,完全忘了以巴衝突)。筆者擔心,再一次承受打擊的巴勒斯坦人,下次只能以更血腥的方式掙扎求存。 除東耶路撒冷外,加沙每次衝突都會首先遭殃,歷次轟炸已讓這地方根本像個不斷要重建的廢墟一樣,人民的生活幾乎只能靠聯合國救濟。已經幾乎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的人們,究竟還可以怎樣做?(YOUTUBE擷圖) Read More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