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評論分析
    《長津湖》被吐槽得最厲害的「bug」,是排山倒海衝鋒的「人海」畫面,其「密度」比過往同類電影更驚人。(《長津湖》預告片擷圖) 以「抗美援朝」為歷史背景的電影《長津湖》,9月在內地上映便屢破票房紀錄,達56億人民幣。港澳地區也在本月11日也上映了。作為軍迷的筆者當然不會錯過,上周便帶着喜歡看荷里活災難大片但不喜歡看戰爭片的太太一起去看了。 我對該片的評價如何容後再談,但以我太太這樣的一般觀眾而言,她的觀後感告訴我,該片在劇情營造、視覺效果、主題思想表達等方面,是相當符合一般「看熱鬧」觀眾的期望的,也能通俗地讓一般觀眾了解到,國力差距懸殊的中美兩國,確實曾在那個時空進行了一場殊死的對決。電影播放到緊張的戰鬥場景時,我太太都無不緊握拳頭、噓噓咻咻的,周邊觀眾發出的驚呼之聲也此起彼落。從這些觀眾的反應來看,可見電影在呈現戰爭場景的努力上是成功的,也頗真實地還原了戰爭的慘烈與殘酷。 長津湖戰役,是志願軍入朝後發動的第二次戰役的東線戰場(地圖右上方部份),規模沒有西線戰場宏大,但受地理及天氣影響打得較為艱苦。第二次戰役結束後,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大部份退回三八線以南。(網絡圖片) 讀者如對於電影中的戰爭場面或者當時的歷史背景感興趣,可閱讀另兩位特約作者關於《長津湖》的博評,那裡有更詳細的介紹。這裡,我想講講電影裡幾個在故事情節中看似是「bug」,但若深入思考會發覺是「彩蛋」的地方。 延伸閱讀:【軍事博評】呂琪:三三制與捷克造——還原《長津湖》中志願軍戰術【軍事博評】安道全:剛看了電影《長津湖》,想說一點觀後感 「BUG」還是「彩蛋」 觀眾的文化背景決定 歷史上,1950-53年在朝鮮半島爆發的這場戰爭,參戰各方除中、美兩國的軍隊外,還包括朝鮮人民軍,以及美國為首由16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而蘇聯也算間接參與了這場戰爭。即使只集中講述長津湖戰役,交戰雙方也應包括朝鮮人民軍與(南)韓軍,但電影中只有幾句對白交待了聯合國軍、朝鮮人民軍,畫面裡卻只有中、美兩國的軍隊在對決,即使志願軍手上也沒有出現蘇式武器。觀眾如沒有注意到那幾句對白,也對該場戰役不了解的話,很可能會誤以為整場戰役就只有中、美在對決。後來我發覺,這個安排相當巧妙。 電影中最大一個「bug」,是志願軍士兵吃土豆(港稱:薯仔)的情節,這個不合常理。抗美援朝是建國後首次出境作戰,不像以往在國內戰場上,解放軍士兵隨時可以得到支前群眾的補給,但出境作戰,後勤就需要志願軍自己解決。加上當時糧食等物資短缺,志願軍吃的,是把高粱麵和小麥麵混在一起、加鹽炒熟炒乾的「炒麵」。志願軍「一把雪,一把炒麵」的打走美軍,是這場戰役深入內地民眾的印象。電影中的志願軍卻吃土豆,是電影創作團隊拍腦袋想出來的情節嗎? 電影情節中,志願軍在長津湖發起總攻前,士兵在陣地上一人一口吃着土豆,與歷史事實的情理不符。(《長津湖》預告片擷圖) 還有一個情節,當志願軍攻入美國陸軍第31團團指揮部時,一個士兵見到牆上掛了一幅半裸女子的海報,頓然目瞪口呆,目光充滿好奇;頃刻之後,第二個士兵衝進來但不知道前面一個士兵呆在那裡做什麼,把他推開後見到那幅海報,反應即時如前一個士兵一樣。最後男主角吳京也衝進來,再重複之前兩個士兵的所有反應,最後聽到外面再起槍聲,三人才回過神來,立即衝出去繼續戰鬥。如果《長津湖》是一套大內宣電影,由普通士兵到指戰員都被這個美國文化產物誘惑到,雖然只是頃刻之間,但也絕對是一個政治不正確的「bug」。 在長津湖戰役新興里戰鬥中,被志願軍繳獲的美國陸軍第 31 步兵團(北極熊團)團旗,現收藏於北京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是該館長期展出的藏品。2008年,在香港舉辦的「鋼鐵長城——新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成就展」中,這面軍旗曾隨軍博館其他展品一同來港展覽。(網絡圖片) 被吐槽得最厲害的「bug」,相信就是排山倒海衝鋒的「人海」畫面了。《長津湖》畫面中的「人海」密度確是驚人的,絕對比2004年上映的《太極旗飄揚》裡的志願軍「人海」密度要高,達到肩並肩級別,可媲美張藝謀的《英雄》!真是一個手榴彈丟進去,可以炸飛幾個班的士兵。 看完電影後,這幾個「bug」確實讓我想不通,心裡就直接吐槽製作組的兩位香港導演徐克與林超賢,覺得是他們對這場抗美援朝戰爭缺乏認知而做成這幾個「bug」的存在。後來我再找了一些關於電影的幕後製作資料,又發覺我原來的想法過於膚淺。 另一個排山倒海衝鋒的「人海」畫面,這是新興里戰鬥衝入美陸軍31團指揮部的情景。(《長津湖》預告片擷圖) 據資料顯示,電影製作方博納影業是2019年接到了國家電影局關於拍攝抗美援朝題材的任務,在中宣部和國家電影局直接指導下策劃、創作及拍攝,他不是一部普通的商業電影,是負有國家「任務」的電影。製作方博納影業更是以《長津湖》與另兩部電影《中國醫生》、《無名》,一同作為「中國勝利三部曲」的系列電影。 更容易被忽略的一點是,這齣電影其實一開始便打算國際發行。美、英、加已於11月19日上映,澳洲將在下月初,台灣地區更是9月㡳與大陸同步上映。若是大陸觀眾,對「抗美援朝」的歷史已相當熟悉,前面提到的「bug」不會影響電影的可觀性,但若換成美國觀眾的視覺,這幾個「bug」很明顯是「彩蛋」所在,不是拍腦袋的產物。  英國上映的《長津湖》預告片 跟美國觀眾「認知作戰」 在美國社會,「韓戰」其實是一個認知「禁區」,因為韓戰是美國立國以來第一次沒有取得完全勝利,這對美國來說是一個非常強烈的衝擊,時至今日,即便關於這場戰爭的歷史書籍也絕少在美國出版,美國本土製作的以韓戰為時代背景的電影更是沒有,《長津湖》可能是第一齣在美國上映的電影直接以韓戰為主題。 試想想,在現今中美激烈競爭的國際大環境下,美國人視中國為競爭對手,電影畫面只講中、美兩軍,相當乎合美國觀眾的認知,反正美國人一貫是目空一切,那怕是盟友。電影中省略了兩韓軍隊的描述,也可以避免激化韓國民間的情緒。 另一方面,吃土豆、看裸女海報則是徹頭徹尾的美國文化。加上志願軍士兵在吃土豆一幕之前,正是美國大兵在吃感恩節大餐。一邊是物質豐富的美國,另一邊是物質貧乏的中國,但物質豐富一方也不能戰勝意志豐富的一方,這樣的對比效果非常強烈,不知美國人觀看後作何感想。但若果如實地還原炒麵,美國人可能就看不明白了。至於裸女呢,那個男人不愛女人?這是人的本性,暗含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 人口多、市場大,不正是西方對中國的印象?高密度、不怕死的「人海」衝鋒,西方觀眾會如何是想?這裡不言自明。雖然華人觀眾對這誇張的「人海」衝鋒多有吐槽,但若考慮到視覺效果、對美國觀眾的心理衝擊,這部份的畫面營造,似乎就找到合理性了。全劇唯一一次吹起衝鋒號,也在這一幕。 兄弟情誼很迎合美國電影文化中關於戰爭的描述,《長津湖》在這裡巧妙地加入了美國文化元素。(《長津湖》預告片擷圖) 故事主軸方面,作為主角的連長伍千里(吳京飾)是貧苦大眾出身,參軍打仗只是為了讓父母過上好日子,對於美國軍官而言是不可想像的。伍千里的弟弟伍萬里瞞住家人去參軍,最後與哥哥並肩作戰,這種兄弟情誼又很迎合美國電影文化中關於戰爭的描述。站在美國觀眾的角度來看,電影既乎合其文化特質,又帶來思想衝擊。 筆者之所以有以上的觀點,不是憑空猜測。若你上 IMDb 網站的評論區看看美國人對電影的評論,你不難找到與筆者相近的觀點。電影中還有一個情節,華人普遍會忽略,因為在一般老百姓的文化裡這是理所當然的行為,但對於西方觀眾而言,心理衝擊不下於「人海」衝鋒,那就是毛岸英的犧牲。領袖的兒子死在戰場,西方社會在進入現代化之後,好像沒有發生過了。《長津湖》能在西方國家上映,可謂是一個文化反擊,也是一場對他們民眾的「認知作戰」。 電影中的毛岸英有一句對白,「幾十萬老百姓的孩子,一道命令就上了戰場,我毛岸英有什麼理由不去?」 1950年10月16日,毛岸英(後排左二)在入朝作戰前於遼寧安東(今丹東市)的遼東解放烈士紀念塔前與戰友合影。後排左一是同為志願軍司令部參謀的徐畝元,這張照片由其家人珍藏,在2020年公布。當時毛岸英是「劉秘書」的身份在志願軍司令部工作,只有幾個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維基百科擷圖) 11月25日,是71年前毛岸英犧牲在朝鮮土地上的日子,同日,也是志願軍發動第二次戰役全線向聯合國軍總攻的日子。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阻礙歷史的進程。 Read More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