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評
    除美國外,西方媒體長年對以色列的偏袒,也是令今天以色列有峙無恐的原因之一。(圖片來源:Sadahadhramowt News) 東耶路撒冷的土地業權爭議,觸發以色列(猶太人)及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新一輪的衝突。以目前跡象顯示,是次事件或會升級為小規模戰爭,為以巴和平進程蒙上陰影。 導火線:迫遷事件 猶太人打算搬遷至東耶路撒冷內的阿拉伯社區謝赫・賈拉(Sheikh Jarrah),以土地業權為由,驅逐六個阿拉伯家庭。這些家庭於1967年戰爭逃難時遷至社區,居住超過50年,而猶太殖民者則宣稱猶太人早於19世紀末期買下土地,加上阿拉伯家庭是難民身份,沒有法理依據定居該處,因此猶太人才是土地的合法管理人。 雖然法庭未有判決,但是此案中的阿拉伯家庭無法交出獲認可的證明文件,所以普遍相信這些阿拉伯家庭將會被迫遷。 此案絕非單一事件。自以色列佔領西岸的50年以來,猶太殖民者一直向西岸進發,以迫遷方式建立殖民區。另外,軍方處理土地分配時,一直偏袒猶太人。猶太殖民者獲發土地後,當局為他們基建設施時,有時會刻意阻撓阿拉伯社區原先制訂的基建計劃。成立殖民地後,當局亦屢屢拒絕為阿拉伯人發出住屋許可證,防止他們「重奪」社區。  早前以軍鎮壓耶路撒冷的大馬士革城門外和平示威的以色列阿拉伯人情況。(圖片來源:Haaretz.com)  右派火上加油 四月中,憤怒的阿拉伯人在耶路撒冷的大馬士革城門外的一處空地,以靜坐方式示威,反對猶太人殖民。以色列當局決定設立路障,派出警方驅散。雙方發生衝突,加劇緊張關係。 這時,以色列右派火上加油。極右派多次舉行反阿拉伯示威,大叫「阿拉伯人去死」的口號,挑釁耶路撒冷內的阿拉伯人,最終造成長達兩、三星期的街頭衝突。期間,以色列的左派亦有組織反右示威,但未能舒緩緊張局勢。以巴雙方多次以私刑方式攻擊對方(有右翼示威者更駕車撞向示威中的巴人),進一步觸發更多的暴力示威。  Lehava是以色列近年出現的另類右翼,反同、反宗教間通婚提倡種族隔離是其主要政綱。(圖片來源:The 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IDI)  極右派組織如Kach 和Lehava逐漸主導四月尾的一系列反阿拉伯示威,令局勢全面失控。他們一直鼓吹強行驅逐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人,今次衝突中在社交網站鼓動群眾獵殺打傷猶太人的阿拉伯人,甚至主張以汽油彈焚燒阿拉伯人。雖然有極右派沒有使用暴力,但示威期間他們要求阿拉伯人「識做」,自行離開家園。 需要留意的是,今次西岸因示威被鎮壓而引發的暴動不單以巴勒斯坦人為主體,連當地原本不太想理事的以色列阿拉伯人,因以軍強攻清真寺及有被以色列極端份子趕出東耶的危險而紛紛加入。這在過去是十分罕見的。(Youtube視頻擷圖) 西方坐視不理 以色列總理班傑明・內塔尼亞胡為求組織聯盟及連任,急需極端右翼支持,甚至需要新一輪衝突,方便自己透過不對等戰爭大勝一仗,增加政壇上的勝算。 迫遷事件正值伊斯蘭教的齋月。大量阿拉伯人在阿克薩清真寺祈禱時,當然也有信徒提出對事件不滿,引發示威。以色列警方為了平息事件,強攻清真寺。這個舉動令原先對事件不聞不理的阿拉伯人感到震驚及難以接受,民怨急升,出現更多的街頭暴力。 面對民怨失控及以色列的壓制,西岸的巴勒斯坦領袖左右做人難;加沙的哈馬斯為了爭取話語權,向以色列發動火箭炮反攻,為內塔尼亞胡帶來夢寐以求的以巴衝突。 空襲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後,歐美因為視哈馬斯為恐怖組織,普遍指責哈馬斯大量發射火箭炮,令衝突兩方直接和談的可能極低(有說哈馬斯兩次提出停戰要求,但以色列兩次拒絕;由於哈馬斯不是接觸西方,因此難以向以色列施壓)。即使後來傳媒報道上述的迫遷事件,歐美政府仍然抗拒阻撓以色列,任由以色列持續轟炸加沙,造成大量平民傷亡。 未知是否對阿布札比電視台及其他媒體的報道作恐嚇或報復,以色列空軍炸毀加沙地區的外國新聞傳媒辦公室。(Youtube視頻擷圖) 目前多國有支持巴勒斯坦及反以色列示威,亦有不少政治人物質疑歐美政府一直盲目支持以色列的取態,但是這些言行仍然未能帶來實質的行動。以色列境內亦不斷有雙方群眾互相攻擊,再加上右翼的支持或會令內塔尼亞胡沖昏頭腦,恐怕短期內停戰的動機愈來愈小。 以色列軍方以「有證據顯示哈馬斯情報」炸毀電台大樓,不過事後有美聯社記者向軍方詢問時,卻無法得知所謂的證據到底是甚麼。   Read More
  • 1